不合時宜

型塑當前政治局勢最重要的兩件事,是2014年的318佔領立院和2016年1月的中央選舉。這裡所謂的「型塑」,指的並不單單只是把民進黨推上執政而已,影響更深遠的或許是,把政治和社運的主要核心議題從此牢牢設定為「中國」,讓一切人事物都圍繞著它轉,毫無例外。經過2018年地方大選,傾中與抗中的雙方聲量有些此起彼落,但是主旋律依舊沒變。

統獨議題數代以來一直都是台灣的政治熱門話題,這點並不是新鮮事,然而這五年來,它膨脹到佔滿全部空間,使得原本與此並無直接相關的議題,有的被牽扯進去,有的則是徹底邊緣化。前者例如婚姻平權,已經失去獨立處理的空間,後者例如居住權,無人關注。

318佔領立院那段時間,我手上還有淡海二期、核廢料、全國區域計畫、普安堂、重建街等等議題在忙,同時又要應付江翠護樹妨害公務的訴訟,所以除了擔任幾次青島側主持,我沒有進入議場,各種討論也都沒有參與。2016年大選選戰開打時,也就是2015年初,我因江翠案入獄,以及投票前的最後階段,也就是2016年初,我因華光案入獄,都在牢裡,頭尾都缺席了。

對我來說,有一種埋頭苦幹之後,抬起頭發現整個世界都變了,楞楞看著自己被拋在腦後,看著那股浪潮一下子衝得好高好遠,不禁茫然。

2016年我之所以離開政治和社運,病倒之後身心重創,不得不休養,固然是一個原因,但是這個突然發現自己被時代甩開的感覺,是另一個原因。

跟不上,也不想跟,所以停下腳步。

今年年初,覺得自己恢復健康,可以再做一點身為公民該做的事。面對的依舊是同樣的局面,心態上給自己一點鼓勵:時代趨勢雖然如此,也不見得就不能當一個不合時宜的人。

過去幾週,每天追著大觀社區和大潭藻礁的新聞看,也在找自己可以盡點心力的位置。對民進黨政府有恃無恐的姿態,盡量看淡,只求能多拉幾個人關注環境、關注正在遭受迫遷的人們。

不去爭辯中國威脅是不是唯一的威脅,只求會被威脅到的一切不要提前毀滅。

回顧那段沒進過議場的三一八及其後

五年前,整個立院佔領期間,因為還要跑各種議題行程,光是排進青島側輪班已經快要吃不消,所以我完全沒有進入過議場,也沒有參與任何一次內部會議。當時對於無法專注全力投入感到遺憾,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沒有耽誤其他議題實在值得欣慰。

回顧一下,三一八及其後一段日子,我在做什麼?

淡海二期有一間屋舍因新市鎮禁限建而被認定為違章建築,可能遭到拆除,十八日前一天我和幾位伙伴整日守在屋前,而十八日當日則繼續為申請臨時建築使用分別去營建署和新北市政府協調。

十九日上午,我總算到了濟南側現場,並且有機會發言,談核廢料議題。下午,雲林農友菜刀大哥向呷米廚房訂了五十個便當要送到立法院,我擔任送貨員。送完貨要離開,被臨時抓去青島側現場當主持人。

二十日,白天去營建署的全國區域計畫修正案之區域性部門計畫分組審查會議,晚上到桃園航空城參加被徵收居民會議。

廿一日,上午陪著淡江大學的淡江電視台記者到淡海二期徵收區內採訪居民,下午則是淡海二期的二階環評範疇界定會議。會議結束後,跟淡海鄉親一起到立法院青島側短暫停留。一直到廿三日上午都是在忙著淡海的事情。

廿三日下午,因普安堂議題而到土城爬山勘查,晚上拜訪兩位李老師。

離開普安堂的路上,得知行政院有事,就直接從土城過去。經歷了夜晚的行政院內外暴警血腥鎮壓,廿四日一大早到立法院外,當青島側主持人。從這天起,正式進入輪班表,在青島側主持、值夜、早晨讀報。

接下來就是蠟燭兩頭燒,一頭是立院外輪值,一頭是其他議題照跑:

廿六日,廢核平台會議。

廿七日,到環保署抗議修訂法規放寬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開發旅館民宿,到營建署旁聽全國區域計畫農業部分的審查。

廿八日,白天是為了幫重建街地主要回因拓寬被徵收的土地去參加新北市地政局現勘,晚上是在台大酷兒學苑裡談同志參政。

廿九日,上午是北海岸青年諾努客營的籌備會議,下午是淡海二期的植物之旅。

三十日是凱道「捍衛民主,退回服貿」行動,淡海伙伴們跟都更盟、紹興學程等團體一起在中山南路居住權攤位,晚上是青島中山路口的電影播映。

那真是忙碌到昏頭的日子。

綠黨網路黨部採用LiquidFeedback的計畫

一個多月來,許多朋友問我:既然我的目標是以數位工具實踐參與式民主,促成由下而上的決策與有效的協作,為什麼不乾脆創一個海盜黨,而要留在阻力重重的綠黨?

這個問題最簡單(簡單到很敷衍)的答案是,台灣對海盜黨的認同者在好幾年前已經有一波組黨潮,當時沒有成功,以法規和內政部的態度,我想現在再組仍是不可能通過。

對我來說真正的答案是,綠黨本來就跟海盜黨密不可分。即使姑且不論在歐洲綠黨和海盜黨的結盟關係,在台灣綠黨一向都有許多具有駭客性格、開放文化的成員。現在情況稍有不同,但是我相信仍然是各政黨裡最有機會的。

我雖然在前幾天綠黨黨員大會裡的中執委裡落選⋯⋯講到這裡,岔開話題一下,我昨天讀到一位老朋友貼文裡引用馬來西亞左派評論的一句話,因為剛落選所以特別感慨:「坐牢經驗豐富,議會經驗陌生。」

回到正題,落選後我想把原本打算做的事情縮小規模,提出綠黨網路黨部採用海盜黨LiquidFeedback的計畫。

LiquidFeedback是海盜黨用以決策的數位工具,彈性結合了代議民主與直接民主,進行由下而上的決策。

根據〈綠黨黨部運作辦法〉,網路黨部雖然是次級組織,也算是有法源依據的正式組織。如果使用LiquidFeedback,將是台灣第一個採用LiquidFeedback的政治組織。

我們未來希望推動整個綠黨都能像海盜黨一樣,使用數位工具來由下而上決策,現在先在黨內的次級團體裡使用LiquidFeedback,累積經驗,也把一些窒礙難行之處找到解決辦法,未來的推動才能順利。

目前網路黨部需要重新籌備以獲得黨內的法定地位,我想從這個時間點開始使用LiquidFeedback實在太適合不過。有興趣的朋友跟我聯絡吧!

牙痛

這兩天又在牙痛,打算週五休假去看牙醫。屆時肯定又要因為那兩顆拔掉的牙齒被醫生碎念,想到就很煩躁。我當然知道不植牙會如何如何,但是植牙那一大筆費用就是掏不出來嘛⋯⋯

我小時候蠻照顧牙齒,從學生時代還養成每半年去洗牙的好習慣。搞社運之後生活不太正常,這件事情就輕忽了。在2011年那段最顛沛流離的日子裡,一顆牙蛀到崩壞,拔掉之後也沒辦法處理,就擺著不管。從此之後,看牙就被牙醫警告,漸漸對看牙很排斥,而且非不得已去看牙,等處理完我就不再去同一間診所。

2014年第三次參選時又牙痛,跑去競選總部附近的牙醫診所,因為是選舉期間,牙醫知道我是誰,當我說沒有錢做牙齒時,牙醫驚訝的眼神讓我印象深刻。有錢選舉沒錢做牙齒,是啊人生有時候就這麼荒謬。

2014年補的兩個牙齒,到了去年又再作怪,去看牙醫,其中一顆沒得救,拔了。這下有兩個洞,醫生更是說到我很想奪門而出。拔牙洗牙抽神經都安穩躺好的我,竟然是被唸到坐不住。

這兩天,那顆去年沒拔也沒做牙套的牙在痛。想到又要面對為什麼根管治療的牙齒沒做牙套為什麼拔掉的牙齒沒植牙,就覺得頭很痛,比那顆牙還要更痛。

最好的書寫與閱讀

我對皮繩愉虐邦的臉書專頁一再被封的想法:十多年來,我認為在網路上最好的書寫和閱讀模式,就是部落格加RSS閱讀器。每個人都可以作為一個寫手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寫文、貼圖,然後作為一個讀者使用RSS來訂閱自己喜歡的站。社群網站興起後,這種模式逐漸被拋棄,但是我的想法仍然維持不變。

第一次路跑半馬

AC428BEE-E5C9-428A-A2DA-E6C2D8BA23B7.jpeg人生第一場半馬,扶輪公益路跑21K組,順利完成。成績:2小時19分。

去年12月,我在健身房的跑步機上跑完21公里,2小時27分。跑步機沒有地形起伏也沒有風阻,但是也算是初次完成長距離。

今年3月2日,我開始了每日四公里的跑步功課,今天是第297天,天天跑,沒有中斷。

今天的半程馬拉松是一個新的里程碑。

建設未完成在Giloo上架

建設未完成》在Giloo紀實影音上架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公視放的預告片比較吸引人耶。)

關於Giloo,底下是Giloo網頁上的介紹:

Giloo平台線上串流最重要的紀實影像,打造專屬於紀實影像的社群。
Giloo的命名,來自於閩南語「紀錄」的發音。
Giloo紀實影音的創立初衷是打造專屬於紀實影像的社群平台。我們相信紀實影像與說故事的力量,但現有的生態系統對這樣的內容並不友善。如何從生產、觀看、流通與傳播等各個面向加大力道,是Giloo紀實影音所有企劃與產品的核心提問。
Giloo選片的準則,是片子值得你的時間。值得一看的原因,也許是議題的爭議性與複雜度、也許是重新認識已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人事物、也許是被邊緣化的個體與群體、也許是紀實影像的美學與倫理困境。
不需要考慮戲院時間、不需要考慮觀影姿勢。不同於戲院大廳,在自家的螢幕上串流觀看,是在建築與佈置自身與世界相互溝通的空間。世界各地的導演們與製作團隊去到了遙遠的地方,挖掘了深刻的心靈,這些片子是他們帶給我們的努力結果。每週給自己一部片的時間,Giloo相信紀實影像會改變各位。而正因為這些故事來自於世界,有了你們的觀看,世界也必將因此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