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爭議,政府勿以宣導代替溝通

這篇文章在9月11日刊登在中國時報言時論廣場,題為「環境爭議 溝通比宣傳有效」,我本來定的題目是「環境爭議,政府勿以宣導代替溝通」。

刊出的內容並沒有太大更動,標題也差不多,這是我所有報紙投稿被刊出最原汁原味的一次。不過,依照慣例還是把原版刊登在部落格:

環境爭議,政府勿以宣導代替溝通

近日經濟部工業局出資為石化業刊登形象廣告,而台電核一廠則租用了廣播車在石門鄉宣導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政府在面對環境爭議時,往往只有宣導,沒有溝通,只願意單一方向的將單一訊息傳遞給民眾,卻不願意雙向互動,更缺乏多元觀點。這樣完全無法消除在地民眾的安全疑慮和污染擔憂,反倒強化彼此的不信任感。

以核一廠的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設施為例,台電不斷強調「安全無虞」,而未說出實際存在的風險,也沒有提供發生意外時的應對計畫。核污染的風險眾所皆知,說是無虞誰會相信?不如開誠布公的談,以事實和完整規劃來讓民眾釋疑。如果真有不可控制的風險因子,就應該改變做法,尋求更好的替代方案。
再舉目前核廢料來說,核一廠開始運轉至今超過卅年,核二核三只稍遲數年,累積那麼多低放射性核廢料和用過核燃料,以目前科技無法處理。蘭嶼的核廢料儲存場、各廠中儲放用過核燃料的水池、核一廠內即將興建的乾式貯存設施,和未來所謂的最終處置場,都是將核廢料藏起來,期待它不要外洩,求一個眼不見為淨,根本稱不上「處置」。台電從未直接面對這件事情,更不要說去談保持核廢不外洩所需要的維護成本和維護時可能發生的意外(比方說,今年蘭嶼九萬餘桶核廢料桶的更新檢整,台電就從沒有公開說明檢整時會有的各種狀況)。

政府不是不能為石化業和核電等環境爭議作辯護,只是這樣的辯護必須包含接受質疑、回答質疑的過程,而非一再強調其正面價值,迴避環境的與居民所會付出的代價。否則持續的抗爭將成為民眾唯一一條路,成為必然的結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