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債受害人的出櫃焦慮與社群

【賴帳日記.四】2011.04.24

今天下午我去參加了卡債受害人自救會的五一遊行說明會,同時那也是第一次會員大會。

之所以會接觸到卡債受害人自救會,其實要感謝台新銀行。三月有一天,銀行打電話過來說我的戶頭裡有兩千多元,問我可不可以直接扣款還債。我雖然一時搞不清楚哪來的錢(後來才查到那是新新聞週刊匯給我的稿費),但是不管從哪裡來,我既然已經開始賴帳,錢當然不肯給銀行,所以隨便應付沒有答應。

掛掉電話之後,立刻上Google搜尋跟卡債有關的團體,找到卡債受害人自救會,讀了相關報導、部落格文章和一些他們生產出來的論述,就撥電話聯繫,問到他們的捐款帳號,把那兩千多元匯過去給他們。

兩週前,當初跟我聯繫捐款事宜的阿良傳訊息說自救會有五一遊行說明會,於是我就把今天空了下來,到場之後才發現同時召開的還有會員大會。

在會中,我數次聽到一種很熟悉的出櫃焦慮。

有人說到曝光後旁人的眼光,以自己因為卡債而在公司遭受同事閒言閒語為例。

有人擔心隱私的問題,也對其他受害人提出建議,教大家要保護自己在臉書上的個人資料。

有人分享經驗,說自己站出來爭取權益而出現在電視後,竟被「你不要臉,欠錢還敢出來囂張」之類的話語威脅。

林永頌律師對這些做出回應時,話語也驚人地熟悉;他提到欠債者受到的道德指責,把去污名化列為重要的事,也認為累積更多生命故事有助於運動推進。

由於這種熟悉,我分享了我在同志運動中的經驗。當我說出「出櫃」二字時,看到好幾個人露出帶著驚訝的肯定表情,彷彿也恍然大悟地初次把兩者的類比串起來。

我說了我在〈出櫃是一件大事,我們需要彼此的支持〉文中的幾段話。然後,我分享了之前做It Gets Better影片的經驗,提議也許我們能夠藉著拍影片讓卡債受害人現身和獻聲,藉以鼓勵更多正在陰暗角落的卡債受害人。

會議結束,在回淡水的捷運上,我一邊慶幸著有這樣的機會去聆聽這些故事,一邊也開始思考我的賴帳運動是否將會有所轉變。當我開始賴帳運動時,我所想的是一個極端個人的行動:我一個人去對抗銀行,不管是官司、討債、人情壓力還是輿論指責,都是一個人面對。

我沒有意識到我有可能屬於一個社群,並且在社群中跟誰並肩作戰。我當然知道欠著卡債的人很多,我只是沒想過那會形成一個社群,直到今天下午,我感受到一群「櫃中人」給予彼此的溫暖,以及有形無形凝聚而出的一種社群歸屬感。

今天開始,我是卡債受害人自救會的會員了,同時我也跟阿良約好要來開兩週一次的工作例會,並且和吳宗昇老師討論以卡債受害人作為對象拍攝影片的計畫。但是,這一切跟我的賴帳運動是否會有關係?如果有,會是什麼關係呢?這答案還要去找。

相關文章:

  • 賴帳日記.目錄
  • 我的理債小悲劇
  • 不能給的卻是最大的支持
  • 由銀行定義的信用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