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叫我去借錢

【賴帳日記.五】2011.04.29

現在是停止繳信用卡費和信用貸款的第三個月,每天數通電話催帳已經是常態。除了我正在忙的時間之外,我還滿樂意和這些銀行人員聊。我想知道卡債族都是怎麼被催債的,所以我當電話那頭是一個陌生的聲音時,我就用稍不同的語氣和態度回應,看看他們會怎麼說,以聽到更多種催債方式。

少數銀行人員很明顯只要交差,通知完該講的事項就急著掛電話;其他比較認真的銀行人員,有的鼓勵建議,有的諄諄善誘,有的語帶威脅,有的質疑貶抑。

對他們的話語,我很少會有情緒反應,即使是像這樣:他們會先問我,沒有工作,那生活開銷怎麼應付?然後說,既然我可以應付日常的吃用,那就從裡頭挪一點來先繳部份卡費,應該也是可以的。

這種說法很扯,但是我倒不怎麼介意,唯一會讓我生氣起來的,就是要我去借錢。

最常聽到的一種說法是:「你總有家人朋友,我相信他們也不會看著你走投無路,那你要不要先去跟他們調一點?這一期至少繳一部份,不要都不繳。」

為了還卡債而去跟親友借錢的下場會是怎樣?我相信稍加想像就會知道。既是欠著卡債,短期內財務都無法自由,一定是還不了親友的錢,到最後就變成逐漸孤立的人際狀況。

輔大社會系的吳宗昇老師在「法社會學在台灣發展的反省」論壇中提出的〈為什麼法院成為金融社會問題的來源?卡債事件(消債條例)的省思〉很清楚的顯示,負債對人際關係的破壞力至為驚人,親戚朋友不願往來的有四成,跟另一半分居分手或離婚的有三成多,父母手足斷絕往來的有將近三成。

而在這些後續發展中,排在第一的就是有高達將近七成的受訪者為了還錢而向朋友借錢。

我想這七成不會全部都來自於銀行的要求。跟親友借錢是很自然而然會想到的一條路,在窮途末路時,就算知道後果的嚴重性,也很難避免不去選擇這個方法來渡過十天半個月的緊迫。

但是,由銀行來提議,就像是海盜船上逼人走跳板一樣,刻意地把人往惡性循環的漩渦裡頭推,我實在想不出另一個更惡毒的做法。

我想我也聽得夠了。從今天開始,如果在聽到這樣的說法,我會對銀行人員講:不要再叫我去借錢了。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