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產生活的第一口滋味

【賴帳日記.六】2011.05.09

昨天早上,一個老朋友打電話給我。他說他看到我臉書塗鴉牆上的訊息,知道我手機前一陣子沒繳費被停話,想支助我一筆錢讓我過日子,還特地強調,他不想給我政治獻金拿去競選或者搞社運,他的錢是用來給我生活的。我得說,這其實沒什麼差別,我目前選舉經費最主要也就是讓我能夠有吃有睡有交通而已。

下午,原定行程主辦單位有所變動我沒注意到,而本來會排進來的活動又已經被擠掉,所以撿到一個難得的週日下午假。我到綠黨辦公室樓下,想去看報紙,按了電鈴沒人接,才想到,年呈週日都要去農夫市集打工。這小子和我是難兄難弟,他雖然是我的助理,但是我實在也沒多少錢可以養他,他得自己想辦法糊口。偶爾,他跟我借個五百,偶爾,我跟他借個三百,就這樣混日子。

進不去辦公室,想去看電影但是沒錢,所以就騎著腳踏車跑到台北市立圖書館,這是最省錢的休閒了。剛騎到圖書館,就又接到另一個老友的電話,因為我在噗浪上貼:「可惜口袋空空,不然真想去看場電影」,於是他來電邀我去看《青春啦啦隊》。

這就是我現在的生活,手頭上經常有著幾百元,最大開銷就是吃飯和坐捷運。要是真的一毛都無,餓個兩餐,頂多找朋友打打秋風,然後用腳踏車代步。這種生活倒是愜意,是我這數年來最富裕的時候。我可不是說因為每天作有意義的事情而有著心靈上的富裕,我講的就是錢,就是經濟上的富裕。

數年來,我雖然口袋裡有一些現金、戶頭裡有少許存款,要消費比較容易,但是一直負債累累,欠著卡債欠著貸款,財產是負數。現在的我,儘管無力消費,但是無視債務之後,只需要想著下一頓飯、下一趟車票,都是小事,比每天想著念著一張一張帳單,來得自在。零,再怎麼樣也比負數大。

這是我抗債之後的無產生活。我想不曾陷在債務困境中的人,無法理解這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決定賴帳的時候,就知道我從此沒辦法到大部份的公司去領薪水、不能累積財產、銀行戶頭不能存錢、也不能擁有任何不動產,變成一個「由銀行認證過的無產者」。當時抱的是一種革命的決心,但是親歷之後,才知道這場革命同時也是一種生活。這生活,第一口嚐到的滋味是從負數到零的酸中帶甜。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