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年輕的同志基督徒打破沈默

上一次我把大量心力放在基督宗教與同志之間的關係,是在前年年底到去年五月左右。那段時間裡,我讀聖經,我思考,我寫信給同光教會、認識了幹事小恩並且和她頻繁信件往來,我在部落格裡寫了一些文章。

我在〈處境化與同志神學〉寫了兩個想法:

第一個是,不以邏輯的方式去解決那些聖經中被認為帶有反同志色彩的文字,而另辟蹊徑。常見的同志神學,都是用詮釋學的角度來解釋這些經文,嘗試利用更嚴密的邏輯找出傳統神學以反同志角度解釋經文的謬誤。如果我們放棄詮釋學,能不能找出一個辦法,讓即使對經文採取直譯法的人也能接受?

第二個是,同志社群是不是有某種思維模式能夠對普世神學、對普世教會做出貢獻?身為同性戀的一位基督徒,因為同志文化所熏陶而出、因為同志經驗而培養而出的某些思維模式能不能帶來前所未有的啓示?

雖然是帶著這樣的目的,但是在那段時間的思考和討論後,我卻得到一個階段性的結論而停止。這個結論是:我恐怕不可能從神學上得到一個普遍性的解決方案提供給同志基督徒,每一位同志基督徒都得自己在信仰與認同的艱辛道路上蹣跚前進,用自己的生命經驗找到自己的答案。

然後我逐漸淡忘。即使在真愛聯盟出現之後,我依舊沒有打算重拾這個工作。更有甚者,在對應真愛聯盟反對同志教育的事情上,我採取的是全然世俗的立場,亦即:排拒宗教的介入。我帶著很濃的敵意──我忘了我曾經勸朋友避免這樣的態度。

一直到我發現「BELIEVE OUT LOUD」系列影片,在其中一部影片〈Why It’s Important to Believe Out Loud〉聽到這一句話:

No one need to choose between their religious identity and their identity as a LGBT person.
沒有人需要去從宗教認同和LGBT認同之間作一個選擇。

這句話,提醒了我,讓我想起了自己的初衷。

在過去那段思考與討論的時間裡,當我提到我並非基督徒,數次被問到一個問題:「為什麼在乎這個?」我的回答都是,因為我知道有一些年輕的同志基督徒活在痛苦中,而我認為為了要從這種痛苦中解脫出來,改變宗教和改變性傾向是同樣的殘忍。

想起這個初衷,就深覺現在重拾這個工作是重要的,因為有真愛聯盟。當基督宗教中極端不友善的人與團體在打擊同志時,受害最深的一定是同志基督徒,尤其是最年輕的一群。他們有可能被迫壓抑自己的感情,或者被迫遠離信仰、遠離教會,或者,更嚴重的,被迫放棄自己的生命。

我們得作些什麼!──所謂的我們,包括同志、基督徒、同志基督徒以及以上皆非但關心青少年的所有人。

接回那個階段性結論,我不打算繼續神學上的探討。該做的是,在承認同志基督徒都得自己在信仰與認同的艱辛道路上蹣跚前進這個事實的同時,也要認知到給予精神支持並且排除所有惡意的人為障礙是必須做的,營造一個友善的環境是必須做的,提供更多可供參考的生命經驗是必須做的。

就像〈A Million Christians for LGBT Equality〉這部最令我感動的影片中最後的字幕所說:

Open your heart / Break the silence
打開你的心 / 打破沈默

相關連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