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集八千支持,讓我可以有專業支援

這個活動對我來說很重要,如果成功的話,我將可以得到專業的網路經營、線上捐款和支持者管理等技術支援。請幫我宣傳!

請填寫:王鐘銘支持者資料登記

其他候選人仍然忙於高層的政治運作,也就是拉攏政界人士、民選官員、部長,寄望這些人的支援可以帶進支持者,讓選民走進投票所。南卡羅萊納州的選戰一向如此:把舉足輕重的要人招降之後,在選舉期間給他們錢,祈禱他們會為你帶進選票。我們拒絕這種作法,我們樂見有政界人士出面支持,也很高興確實獲得很多,不過我們一貫的核心策略是在每個地方的基層扎根。南卡羅萊納州大多數政治人物都認為我們瘋了。不過我們不為所動,拒絕加入喊價戰爭來爭取政治人支持。我們一些傳統支持者因而緊張不安,他們感到納悶不解,為何我們全力召募志工,卻不經營那些數十年來備受重視且證明可成功帶進選票的軍閥。……
民選官員、各個選民團體、各個社會運動團體……這幾股勢力會一再對我們施壓,逼迫我們走傳統的路子,他們希望我們去尋求政治背書、參加不符合我們策略需求的活動、滿足那些看似很有影響力但很少數的利益團體的需求。……我們的意思究竟是什麼?其實就是要「改變」。我們希望避免陷入多年來盤據政壇的一報還一報式尖銳對立,而把基層民眾擺在利益團體與政治背書之上。我們希望一一接觸選民,而不是期待某個團體或個人向他們拉票。

~歐巴馬競選總幹事大衛.普樂夫著,《大膽去贏》

去年當我選擇淡水作為我投入市議員選舉的戰場時,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畢竟淡水的地方派系之盤根錯節是遠近馳名的,要跳過派系、跳過樁腳,直接訴求選民的支持,根本是天方夜譚。因此,當我讀到《大膽去贏》中的這段文字時,我完全能夠體會歐巴馬競選團隊因為採取不同於傳統的競選方法所承受的壓力究竟有多大。

然而,我在市議員選舉中獲得八千多票證實了直接接觸選民是一個有可能的策略,儘管距離當選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但是已經跌破了在地政界所有人的眼鏡——在地政界人士對我選票的預估從數百到三千之間,就算最捧場的估計也沒有超過四千,亦即我最終實際得票的一半。

我並非與淡水地方派系毫無淵源。身為一個畢業於淡水國小和淡水國中、清明節時要跑三芝淡水的四座公墓去祭拜先祖的淡水孩子,光是為數眾多的父執輩過去在各選舉中擔任別人的樁腳就已經足以讓我牽進那張密密麻麻的派系網子裡,然而,我競選時間的分配大部份都還是在街頭巷尾、在路邊、在捷運站、在小型論壇裡,或者在網路上,面對一張張陌生的臉孔甚至是見不到臉孔的網友。

有趣的是,這樣的作法往往被批評為只管「空氣票」而不懂「經營基層」。《大膽去贏》中的這句話:「我們一貫的核心策略是在每個地方的基層扎根」,可以引述來反駁這個說法。透過樁腳、透過地方要人、透過利益團體,正好才是經營基層的相反,只有直接接觸一個一個選民,以及透過招募志工來形成新的網絡,才是真正的扎根。

投入明年初的立法委員選戰,我將延續這樣的概念,而這次我有可能得到專業支援。NETivism是一家提供優質的網路策略與解決方案給政府單位、企業與非營利組織的社會企業,是網路服務經營者、技術專家、關心網路與社會的行動者。如果我在六月底前獲得一份八千人以上的支持者名單,他們將捐贈一套服務,讓我在競選期間能夠有效做好支持者管理、線上捐款以及網路媒體宣傳。

如果你認同我的想法,認同我以「直接接觸民眾」和「徵募志工形成網絡」來取代「拉攏地方頭人」和「求助於利益團體」的做法,請你花幾分鐘,填寫這份支持者名單收集的表格。

請讓我們再一次證明,當政治人物可以跳過所有政治掮客直接和選民互動,那將會是一個成功有效而且有意義的策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