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平等教育法修訂之後續監督觀察

按:這篇文章的作者是我的辦公室主任黃子安。他針對《性別平等教育法》函洽教育部詢問,並且寫了這篇文章。接下來會繼續關注這個議題。此外,他也將在教育部針對性別平等教育所辦的公聽會中,從這次修法來談國中小採用多元性別教育課綱與教材是勢在必行的。

《性別平等教育法》修訂之後續監督、觀察

今年6月7日立法院修訂《性別平等教育法》,6月22日總統簽署公布,除了該法過去防範的性侵犯與性騷擾,也增加了性霸凌的防制,並且對性侵犯、性騷擾以及性霸凌增加了學校職員的通報義務。新修性平法對性霸凌的定義是:「五、性霸凌:指透過語言、肢體或其他暴力,對於他人之性別特徵、性別特質、性傾向或性別認同進行貶抑、攻擊或威脅之行為且非屬性騷擾者。」

這次修法與過往最大的不同,在於性平的機制以前只防制身體性愛上的不當接觸,擴及到了心理與社會多元性別的保護。我們認為,這次的修法能保護學校中因為不同性別表現而受到欺負的孩子們、提供教育現場的老師處理類似事件的依據,無疑是一種進步。但由於性霸凌跟性侵犯、性騷擾有一個根本性的不同,就是性霸凌必須綜合心理、校園人際關係的判斷,而不同於性侵犯、性騷擾有身體界線上較為明顯的判斷,這樣不容易清楚判斷的標準增加了執行上的困難;另外因為這種判斷的困難,衍生有通報義務的教職員也一樣愈有困難。為了能達到真的保護校園中多元性別的存在,我們認為需要對這次新修性平法做比較細緻的檢討。

對這次的修法,我們主要認為有以下的疑問:

  1. 從定義看來,實行的手段可能包括暴力的語言,但語言的暴力不如肢體的暴力,應該要如何認定?
  2. 尤其是學校老師或輔導人員,出於教學或輔導對於學生性傾向的否定和改變,是否可以符合其他暴力的定義?
  3. 啟動性平法調查的機制有受害人申請、旁人檢舉以及教職員通報等,而關於旁人檢舉在性霸凌中,因為性霸凌保護的並非有清楚的身體界線,若對旁人來說看起來像是性霸凌的狀況對當事人兩方主觀都沒有這種感受,應該如何處理?會不會因為檢舉反而多處理不需要處理的狀況,造成困擾和語言上的寒蟬效應的狀況?
  4. 對教職員的通報義務是不分教學還是行政,甚至是工友都一體適用,這樣不分職務權責的義務會不會對部分教職員造成過重的負擔?例如沒有長期跟學生接觸的工友偶然遇到學生之間欺負的狀況,因不諳同學之間人際相處狀況而漏為處理,也要因未盡通報義務而受罰,是否有不妥?

我們就以上疑問正式函文洽教育部詢問,教育部針對以上詢問回應大致如下:

  1. 語言是否達到性霸凌的程度,只要有法條中定義的後來的狀況(也就是「對於他人之性別特徵、性別特質、性傾向或性別認同進行貶抑、攻擊或威脅之行為」)就算,並不因為是語言就有何種特別標準。
  2. 確定校方的教學輔導,也要尊重學生的性別相關的特性,並納入考量。
  3. 啟動了校園性別平等委員會的處理機制後,如果是旁人檢舉,必然會請當事人雙方答辯,並不會只依旁人認定成立。
  4. 教育部也發現到了通報義務權責分工的問題,並且發文請各學校在防制準則中規定,以釐清權責。

我們認為,關於性平法的種種細節,教育部的回應顯示對於這些執行上可能遇到的困難已經有了考量,但這些考量並不能直接從新的法條中看出來,所以我們認為下一波重要要監督的目標在於為了這次新修法而修訂的「施行細則」以及「性侵害或性騷擾防治準則」這兩個子法。尤其是教學輔導,可能會構成性霸凌定義下的其他暴力;而學校內的通報義務,需各校針對權責及職務分工,明定在各校的防制規定,這兩點並未見於子法之中,應該要清楚載明。我們將在教育部修訂子法的公聽會時持續參與、監督,以求完善。

公文:

公文

公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