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貼兩篇關於軍人的舊貼文

2016年11月27日

看《高譚市》電視劇時,看到戈登警探曾經擔任軍人的背景三不五時被提起,似乎他的正義感、責任心和堅毅個性可以理所當然地從這個背景解釋得通。

這不是罕見的安排。在美國小說和影劇裡,軍人身分所連結的個人形象,通常是一種獨特的正面符號。即使是反省戰爭的殘酷、嘲諷軍伍生活的荒謬,也不會在個人層次去否定那些士兵。相反地,也正是戰爭的殘酷和軍伍的荒謬,揭露偉大形象的真相,看到渺小個人身影,不但沒有絲毫厭惡,反倒讓人更感受到那些犧牲代價的重量。

由於我從小讀的小說、看的電視劇、玩的遊戲很大比例都是來自美國的產品,儘管成年之後逐漸改變對美國的觀感,但是許多文化設定已經不知不覺在心裡扎得很深。

兩相比較:對軍人敬重以及對自己服過役驕傲的美國式文化,和對阿兵哥充滿戲謔和鄙視的台灣文化,我幾乎對後者是免疫的。


2012年10月29日

接到教育召集,今天到金山的營區去待了一天。在應召員裡有區隊長、副區隊長和輔導員,而我的職稱是輔導員,但是因為這次教召只有一天,時間短,所以除了掛一個臂章之外,沒有什麼職務工作,跟其他應召員沒有兩樣。

在我認識的人裡頭,我似乎是唯一一個對軍旅生活並不討厭的--甚至,儘管由於理念和現實考量,不可能讓自己去當志願役軍官(其實服役時的確曾經差點衝動簽下去),然而我卻經常會想像當上職業軍人、甚至想像在戰時服役。大概,我有那種嗜血好戰的天性,只是被後天的教養馴化了。

我在解召時的意見單上寫了一些想法,其中一句是「還是有人對教育召集認真看待,還是有人對國防和軍旅生活感興趣」。我在想的是:認真的教育召集可以做什麼。

快結束的時候有一個中尉跟我們講,現在國軍很重要的工作是救災,而台灣災害越來越多越來越嚴重,我們這些後備軍人是有可能被徵召來救災的。這一段話有觸動到我。

認真的想,我想到在氣候變遷下的後備軍人這個議題。比較天馬行空的想……呃……威廉.藍尼上校作的事情應該也可以算廣義的救災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