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二廠一號機歲修後不重啓」第二階段

重點摘要:

  • 現況
  • 成果保衛戰
  • 建立地方政府防線
  • 準備長期抗戰

關於核二廠一號機在這次歲修發生錨定螺栓危機事件的相關訊息及分析,請參考方儉老師的系列文章

經過連日來各地民眾與公民團體的關注和要求,4月16日週一立委們對原能會和台電砲聲隆隆,在教育委員會通過了幾項決議,算是這次「核二廠一號機歲修後不重啓」行動取得了初步成果,守住了台灣的核能安全。

這次立法院教育委員會的過程與結果,請參閱:

原能會在同意重啟核二廠一號機前,需要做到:

  • 完成肇因分析、量化風險分析
  • 至教育委員會進行專案報告
  • 進行聽證會
  • 提供針對本次事件奇異公司所作的安全分析報告
  • 專案審查委員會開放旁聽並進行網路線上轉播,也把影音文字會議記錄上網供下載

程序完整和資訊透明一直是台電公司和原能會強力抗拒的,而這次在這些立法院教育委員會所爭取到的,相對過去來說是一個進步。

現在,「核二廠一號機歲修後不重啓」行動進入第二階段。

一,成果保衛戰

好不容易爭取到了比較完整的程序和比較透明的資訊,卻傳來消息指出國民黨將在4月18日週三教育委員會中提出覆議,利用人數優勢推翻這次的決議。

為了確保核安不會開倒車,如果以下教育委員會的成員在你的選區,請務必撥電話到他們的服務處,要求他們絕對不能推翻4月16日的決議,不能降低核二廠一號機重啓的門檻:孔文吉、何欣純、呂玉玲、林佳龍、林淑芬、邱志偉、許智傑、陳淑慧、陳碧涵、陳學聖、黃志雄、楊應雄、蔣乃辛、鄭麗君

絕對不能讓週三的教育委員會變成為台電護航的工具!

二,建立地方政府防線

福島核災之後,日本核電廠在停機檢修後都沒有重新運轉,有個重要關鍵角色是地方政府。即使經濟產業大臣枝野幸男現在極力推動讓大飯核電廠重新運作,大飯核電廠所在地福井縣政府也沒有意思要鬆手。

在日本,地方政府為了市民安全,目前都還是一道關得緊緊的門,擋住中央政府一再放出的核電廠重啟要求。

那麼台灣呢?核一廠核二廠和核四廠都位在新北市,又緊鄰台北市,兩市市長卻在核二廠一號機螺栓斷裂事件後完全沒有任何反應。更令人著急的是,當民間提出「核二廠一號機,歲修後不重啟」的訴求,朱立倫市長和郝龍斌市長也似乎不準備來擔任負責守住核電廠重啟的重要防線。

因此,如果你住在新北市或台北市,請:

  • 打電話給你選區內的市議員,要求他們在市議會提案拒絕讓核二廠一號機重新運轉
  • 打電話到市政府給朱市長和郝市長,要求他們表態反對核二廠一號機重新運轉

三,準備長期抗戰

當我們確保程序會執行、資訊會公開之後,「核二廠一號機歲修後不重啓」就進入第三階段,那是一場長期戰役,而且只要稍一鬆懈,防線瞬間崩潰。

接下來的好幾個月,我們會用盡力氣盯住行政院立法院地方政府台電公司,不放過每一次會議,不放過每一則訊息,但是,只要有一兩天,沒有特別去注意,沒有打電話寫文章關心,咻一聲專案報告專案審查聽證會就結束了,然後核二廠一號機就砰一聲重新運轉了。

請在第三階段來臨前,思考怎麼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

只有型號不一樣?避重就輕的台電

這是在環評會議後伯楷寫的文章,投稿到《中國時報》,刊出於2011年11月17日的時論廣場,編輯改題為〈核廢貯存 台電別避重就輕〉。底下是未經刪改的原文:

只有型號不一樣?避重就輕的台電
賈伯楷/綠黨候補中評委

昨日(11/16)環保署舉行「核二用過核燃料中期貯存計畫第一次變更對照表」小組審查會議,會議中台電於簡報強調,這次乾式貯存變更設計只是設備「型號不一樣」,並說對核輻射安全影響「無差異」。自環保署網站下載的詳細資料顯示,雖然設備總面積從0.21公頃縮小至0.11公頃,表面上大幅減少約一半,但舊核燃料棒的貯存總量卻減少不到1%;每個護箱從原先貯存56組舊核燃料棒大幅提升至87組,然而護箱直徑卻僅從4.2公尺增加至4.25公尺,護箱的間距更從1.6公尺縮減至1公尺。換句話說,台電計畫將舊核燃料棒排得更密集,越密集,就會增加舊核燃料棒碰撞的機率。若舊核燃料棒發生碰撞,將導致更劇烈的核反應、發生不可收拾的危險。對於與會的環團及北海岸居民的質疑,與會的台電官員不但不予回應,還不斷重複「只是型號不一樣」。這次設計變更所帶來的差異,怎麼可能只是型號上的差異?怎麼可能對核安的影響沒有差異呢?可見台電不是企圖避重就輕、就是刻意掩蓋事實,而離核電廠最近的北海岸居民,都是最後一刻才知道消息。

事實上,台電計畫興建乾式貯存槽,起因於核一、核二原有用來存放舊核燃料棒的冷卻池已經裝滿,然而台電宣稱的冷卻池滿時間從最早的2006年,一變再變地延至2013年。台電能夠如此不斷拖延,在於台電不斷改變冷卻池內舊核燃料棒的排列方式,藉由讓舊燃料棒排列得更加緊密,這樣危險的方式來推遲冷卻池的使用年限。當初核一、核二冷卻池的容量,代表的就是當初核一、核二原定的使用年限。核一、核二應該在冷卻池裝滿後,便立即除役,以免增加更多無法處理的風險。舊核燃料的輻射劑量極高,只消短時間接觸便會死亡,不慎碰撞更會引起災難,半衰期更長達千年以上。台電卻不斷增加舊核燃料棒的排列密度,更計劃興建乾式貯存槽容納更多舊核燃料,乾式貯存更曾於美國威斯康辛州發生爆炸事故。隨著時光的流逝,福島核災逐漸為世人所淡忘,這些新的乾式貯存槽會不會成為核一、核二未來延役的藉口?

參考資料:《核能二廠用過核燃料中期貯存計畫,第一次變更內容對照表》,台灣電力股份有限公司

淡水與北海岸非核家園具體訴求

讓淡水及北海岸成為非核家園
具體訴求

  1. 核一廠乾式貯存設備應立即停工
    核二廠乾式貯存設備應駁回環評

    用來儲存用過核燃料的乾式貯存設備並不安全。目前核一廠的乾式貯存設備正在施工,而核二廠的乾式貯存案則在環保署的環評程序中(目前正在審查變更內容對照表),兩座設備都不應繼續進行。
  2. 核一廠應提前除役(冷卻池滿就除役)
    核一廠中貯存用過核燃料的冷卻池並不足以使用到除役年限,且原本即已將貯滿,台電將儲存用過燃料棒的冷卻池調整格架、把燃料棒排得更密,才拖延至今。台電應仔細計算冷卻池的安全容量,於池滿即立即除役。
  3. 立即提出除役計畫,包括廢料處置
    目前台電完全還沒有擬定除役計畫,要花多少錢、怎麼進行、拆廠或原地封存、高階與低階核廢料各要安置於哪裡,完全都不知道。這種狀況讓人民如何安心?台電應立即提出核一廠除役計畫,編列預算並詳細排定工作程序。

請響應具體行動,讓非核訴求能夠成真:

  1. 簽署新北市廢核公投(淡水連署:民權路145巷1號)
  2. 打電話給你的市長、市議員、立法委員,告訴他三項訴求
  3. 把這張文宣傳給你的親人與朋友,讓更多人知道真相

核安不只是技術問題,更是管理問題

昨天中國時報〈四級違規大修挖牆洞哈啦未補 核三太瞎〉報導:「核三廠去年十一月進行一號機大修工程,施工人員嫌隔著牆講話太麻煩,擅自在海水幫浦室牆壁鑽洞,完工後忘記回補。原子能委員會今年初要求台電全面清查各核電廠『安全漏洞』,才發現這起潛伏好幾個月的『滅廠』危機。」

這個危機又再一次凸顯「核安不只是技術問題,更是管理問題」這個議題。上個月,核一廠的一個漏油意外,我寫了一篇短文投到報紙,未獲刊登。現在核三又發生這麼扯的事件,把文章貼在這裡:

23日晚上,核一廠發生了漏油小意外,引起了一些緊張。在證實與發電機組和核廢料無關之後,官方彷彿就沒事,對任何關心都視為大驚小怪,但是我們要對這種態度提出警告:核電廠一再出現小意外,即使這次事件尚沒有任何輻射危險,也在在顯示了人的管理和設備的維護存在缺失,如果不從這類小事中防微杜漸,而輕易放過,勢必是釀成大災的星星之火。

核一廠從運轉以來的意外紀錄已經罄竹難書。剛運轉沒幾年,就發生洩氣事故,洩出帶有放射性的氣體。曾有運送核廢料的船隻在金山外海與漁船相撞,使廢料桶墜落海中,也曾發生載滿核廢料的卡車行經石門鄉乾華溪時翻覆,有廢料桶掉落溪中。連員工受到大量輻射污染的例子也有好幾起。

其中最駭人聽聞的,恐怕就屬非法出售放射性污染之冷凝銅管的案件。從這個案件和其他多數事件都可以看出,核安問題並不只是技術問題,更關鍵的恐怕是管理問題。台電和原能會絕對不能繼續總是以技術角度來看事情,忽略了每一個案件所揭露的管理缺失。核能安全是牽一髮動全身的敏感大事,任何一點缺失都可能引發連鎖反應而擴大到無法收拾的程度。在此要深切呼籲台電,正視管理失能的事實,儘快進行除役計畫的構擬與執行,為全民拆除這個隨時等著引爆的不定時炸彈。

核不核,都需要一個獨立的核能機構

每次發生核能相關爭議時,總是可以看到台電公司與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異口同聲的說法。這次強震重創日本引發福島縣核電廠放射線外洩危機,原能會不管是官方公告,或是官員的對外發言,都是絲毫不例外地認為台灣各核電廠沒有問題,可以說原能會對台電的信心已經深到無怨尤的程度。

作為核能相關事務的業務主管機關,原本應該是負責把關與審核的單位,然而一再上演的卻是一段段排演熟練的雙人舞。這雖然不是球員兼裁判,卻是球員與裁判相親相愛。我們當然不能僅只是因為原能會與台電口徑一致,就認定沒有做好監督,然而制度上的確未能有確保其獨立判斷的設計。

不管台灣未來要不要繼續發展核能發電,不管台灣的非核家園夢還有多少路要走,一個獨立的核能機構都是極重要的。我們需要一個有能力監督、有見識懷疑、有膽量否決的獨立單位,這並非依靠官員的獨立意志,而應該是以制度性的獨立來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