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可以聽到的吳忠明

用「吳忠明」在KKBOX裡頭搜尋,目前可以找到四首歌:

  • 我恨我愛你(你們是我的星光)
  • 心願便利貼(命中注定我愛你電視原聲帶搶先聽)
  • 六道星光(你們是我的星光)
  • 花恨迷惘(K歌情人派對搶先聽)

我很想聽更多。

4.24 補充:今天發現多了一首:《起步走》。

反璞歸真

好啦,我承認用「反璞歸真」這個成語形容吳忠明一月四日偶像合唱抗壓賽(夢醒了最後一次)裡的表現稍嫌誇張了點。但是,我真的感覺他終於從「學會如何玩技巧」進步到「學到如何不玩技巧」了。這種境界,基本上就是屬於「反璞歸真」的範疇。

就如同張宇所說:

你沒有用這麼多的氣音的技巧,甚至是轉音的技巧。但是,把這些東西拿掉之後,其實你本身的音色是非常迷人的。而且我要告訴你,不只迷人,它是很有人緣的。

以前的比賽裡,我看到努力的吳忠明。

這一次,看到真正的吳忠明。

復活賽的吳忠明

自從吳忠明淘汰之後,星光大道我就沒有非常認真的追了。聽說昨天的比賽他回來復活賽,趕緊上樂觀的生活部落格收看。

我得承認,對吳忠明的喜愛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的可愛(要感覺一下他的可愛,可以參考他在天堂歌〈在每一秒裡都想見到你〉裡頭「有默契浪漫就不難」那句之後的表情)。但是他今天的歌的確唱得很棒。

除了轉音和真假音轉換他都用得剛剛好、既不單板也不賣弄之外,我曾經說過的「玩車的聲音」他又有了更進步的表現。相較於百人淘汰賽扣分很多的玩車、快歌指定賽的熟練掌握,這次復活賽他的「玩車聲」又更運用得得心應手,強度長度拿捏得很好。

至於造型和服裝、舉止和台風,他一向很傑出,這次當然也更上一層樓。(事實上,我認為這幾點他是星光二班的第一名。)

吳忠明被淘汰

其實,老早就聽說消息,這禮拜的超級星光大道星光合唱決定賽裡頭,吳忠明會被淘汰。但是實際看到的時候,還是非常非常不怎麼爽。

好吧,我承認,看整個過程我都很不客觀,我總覺得這背後有什麼不合理的安排。

比方說,一開頭的,陶子說:「現在你的心情如何」,吳忠明說:「很OK」,整個氣氛超怪,就透露出好像一切都已經確定似的。然後他演唱的時候有氣無力的,聲音和臉都沒有表情,完全不像平常的他

好啦,我承認,我這算是帶著有色眼鏡看的,應該是偏見。

個人特色不足,什麼鬼啊?

今天中國時報的這則新聞,〈星光二班拍美照 葉瑋庭變碧昂絲 林宜融眼神會殺人〉,說:

環球唱片與遠傳電訊合作,以來電答鈴下載率選出星光人氣十二強,打入十強的林佩瑤及吳忠明因個人特色不足,被摒除在十二強外,林道遠、戴安娜、林伯宏及方志友則因特色鮮明入選。

吳忠明個人特色不足?這個是怎樣?

如果(假設相信活動主辦單位的話)這個活動是以來電答鈴下載率選出星光人氣十二強,那麼結論應該頂多就是沒入選的參賽者人氣較差(好啦,安慰一下自己,不要講人氣差,要講比較不主流),說什麼個人特色不特色啊?

遠傳網站的相關連結:

P.S. 這篇報導把林柏宏的名字寫錯了。

吳忠明的玩車的聲音

昨天的超級星光大道不插電演唱指定賽中,林志炫給了吳忠明一個「man 一點」的建議。好樣的。我希望吳忠明都堅持自我這麼久了,不會被這個莫名其妙的建議影響到。

有人說吳忠明太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說吳忠明太娘的人,也不是一個兩個了。幸好他都沒有因此而將自己調整成符合主流價值的樣子,還是保持那個就是不一樣的吳忠明。

當然,這不是說他不理會評審的或者觀眾的意見。有一個很好的例子可以說明他吸收意見、更新表演方式的態度:「玩車」的聲音。

百人淘汰賽時,吳忠明加強力道的聲音被陶子調侃為玩車,也是張宇認為扣分的地方。

從此之後,他沒有再在表演中玩車了。

一直到快歌指定賽,玩車的聲音又回來了。但是這次已非吳下阿蒙。「我承認自己有點野」的「有」、「我承認自己並不完美」的「並」,唱得非常棒。看這一集的時候,我被這個更新版的表現完全感動到了。

相關文章:

吳忠明影片整理

吳忠明影片整理,還有我在這邊寫的幾篇東西:

吳忠明與賴聖偉

我又在星期四深夜才看前一週的超級星光大道。

這集我當然會把所有的眼光集中在吳忠明與賴聖偉這個搭檔。

吳忠明一直是我最喜歡的,而賴聖偉則是我最期待的。吳忠明的方向很確定,表現很讓人放心,但是總會想:還能不能有別的什麼呢?賴聖偉則是深藏的寶藏,讓人願意等待再等待,但是總會想: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

這一集稍稍讓我嚐到甜頭了:吳忠明依然以穩健的腳步進步著,而賴聖偉漸漸不那麼彆扭了。

吳忠明的一步一步

這禮拜忙東忙西,一直沒時間把上週五的超級星光大道拿手歌曲PK賽看一看。今天晚上非看不可了,明天又是一集新的。

這次賴聖偉還是沒有唱出他的特色,讓人有點失望,幸好他還是在,我就繼續等嘍。魏如昀黃美珍則表現得很棒,魏有個性,黃有力量。

不知道是因為我最喜歡的是吳忠明所以特別注意,還是他真的很喜歡改字音,上次我注意到他把〈望春風〉裡頭「清風對面吹」的「清」讀成比較接近 sing 的發音,這次我也發現了他有一個字的發音很特別:〈流沙〉裡頭「我一步一步一步一步慢慢走向流沙」的「一」,他讀為類似 gi 或者不送氣的 ki(我覺得比較接近後者)。

上次我說送氣塞擦音唱成擦音有其魅力,不管是瞎謅還是有道理,至少我有給個說法。今天我一直在想,把「一」讀成 ki 有什麼效果嗎?呵呵。好啦,我放棄,想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