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俠客與英雄不殺人

《廢話電子報》這次特刊裡,有奇幻,有武俠,有超級英雄。這些話題在特刊籌備階段的時候,就已經引起幾位寫手之間的熱烈討論。對我來說,這些討論引出一個我反覆思索的問題:死刑/殺人的獨特之處。

為什麼我會反覆思索這個問題?話說從頭。

當談到俠客或超級英雄的殺人禁忌時,我們經常談的是他們知道自己不該踰越自己的身分,去扮演司法者的審判角色。蝙蝠俠與政府之間的關係,就是其中很有名的例子(請參閱《廢話電子報》特刊第十九期之四〈武俠、超級英雄與正義〉一文)。

這裡可以引用古龍小說《血海飄香》裡楚留香的一段話,因為這段話講得很清楚:「我只能揭穿你的秘密,並不能制裁你,因為我既不是法律,也不是神,我並沒有制裁你的權力!」

我對這種說法同意但是並不滿意。

這樣的說法,似乎表示這些俠客和英雄都是奉公守法的市民,只不過是比常人多了一分熱血罷了,在路邊看到壞人,就幫忙警察抓到他們,繩之以法。然而事實上,他們其實也沒有這麼守法。

在阻止犯罪的時候,往往都順便也犯罪了:妨害自由(即使只是暫時的綁住)/把人打傷,使他們失去行為能力/破壞財產(比如房子)/竊盜/隨隨便便跨越國境(都不用護照)。

這些犯罪,其實也都是司法的特殊權力:不管是限制人的自由或是處分人的財產,都是國家在合法程序之下的治理手段。

楚留香的名號稱作「盜帥」,看來正職就是個小偷,這時候他可也沒有多少對法律的尊重。他把偷來的大量財富用以救濟,儼然有意取代政府的財富重分配功能,用偷的方式來向富人徵稅,這樣的責任也沒有讓他擔心什麼。

俠客和英雄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毫不遲疑。為什麼偏偏就在死刑/殺人這條線前面止步?顯然死刑/殺人這件事情與其他所有事情不一樣。殺人是一條界線,不管怎樣比,它都跟其他界線完全不同,而這個不同是有它的意義的。

我們可以列出許多理由來解釋這其中的不同,比方說:大部分的刑責都有它的臨時性、暫時性,這樣的臨時性、暫時性很適合當作權宜做法,而死刑,不可回復/死刑以外的刑罰有它的期待,對人性的期待,代表著不放棄犯罪者,而死刑沒有,不保留改過的可能。

對死刑/殺人的獨特之處反覆思索之後,我作的判斷是:俠客與英雄不殺人,不只是「我沒有權力這樣作」,也包含了「我不贊成這樣作」。那麼下一個值得思索的問題就變成:俠客與英雄支持死刑嗎?

別的俠客與英雄我還不敢確定,但是對楚留香的想法我就有幾分把握。他的想法並非只是停留在前面引的那句「我並沒有制裁你的權力」,還有這段話:

「以後人們自然會知道,武功並不能解決一切,世上沒有一個人有權力奪去別人的生命!」

(本文原載於《廢話電子報》特刊 第十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