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人的忍道

每次看《火影忍者》,看到鳴人說那句:

有話直說,這就是我的忍道!

我就覺得渾身不對勁。應該這樣翻譯才對吧:

說到做到,這就是我的忍道!

「有話直說」算什麼忍道啊?重點是有話直說之後,能夠說到做到吧?但是似乎出版社沒有打算要改這句話,也沒有什麼讀者覺得不對的樣子。

廣告

日本漫畫題材真夠廣

今天從Firefox Party離開之後,在樓下的誠品書區逛了一下,還拿了一堆免費刊物和文宣品。其中,《東立月訊》和《尖端出版漫畫月訊》的2006年11月號裡,我看到好幾本主題很特殊的漫畫:

  • 輪椅籃球版《灌籃高手》:《REAL》,井上雄彥
  • 二戰末期海軍人體魚雷「回天」:《特攻之島》,佐藤秀峰
  • 主張兼愛非攻的墨子:《墨攻》,森秀樹
  • 探討死刑存廢的爭議:《死刑囚042》,小手川瑜亞

我是漫畫門外漢,但是也或許因為這樣,三不五時我就會對漫畫大大驚喜一番。

漫畫類其他文章:

我和惡魔的藍調

今天到漫畫店租《BANG!》雜誌來看,這一期的漫畫別冊(不過很詭異的是,這本別冊夾在2006年10月號裡,封面上卻寫「BANG!2006年9月號別冊」)開始新的連載:平本AKIRA(平本アキラ)作、大河內馨一編輯的《我和惡魔的藍調》(俺と悪魔のブルーズ)。

《我和惡魔的藍調》的主角是根據藍調歌手羅伯特.強森(Robert Johnson)來繪製的,在漫畫中稱為「RJ」。故事一開始,就是羅伯特.強森的傳說之一:十字路口傳說。傳說從RJ在酒吧的朋友說出:

夜晚,跟惡魔交易的話,站在十字路口…就一個人…抱著吉他演唱一首,什麼歌都行。就會有一個傢伙從後面叫你,一個漆黑、大得不像話的傢伙。那傢伙會拿起你的吉他……調整之後談一首歌,然後還給你。你猜結果怎樣!?你的吉他技法就會像作夢一樣的變得非常厲害!!但……那傢伙會要你以靈魂作為交換……然後,那個漆黑、大得不像話的傢伙就會拿走你的靈魂啦。

很熟悉的傳說。在《20世紀少年》裡,也有歌手在十字路口的奇遇,好像沒有提到藍調而是講搖滾樂,不過一樣是抱著吉他。

漫畫類其他文章:

20世紀少年

這兩天,經由阿隆的介紹,讀了浦澤直樹的《20世紀少年》。現在已經看到第十八集了。完全不惡搞的漫畫,這是第一部讓我如此喜愛的。

不說故事的引人著迷,也不提書中所欲傳達的意念,光是隨處可見藉由劇情、人物或對白表達對藝術歷史的紀念和對藝術前輩的致敬,以及由這種致敬和紀念表現而出的熱情,就知道浦澤直樹多麼認真看待這部作品。這裡所說的藝術,當然以漫畫為主,此外就是搖滾樂,還旁及各類次文化。浦澤直樹想必對他浸淫、成長於其中的那個年代十分眷戀,把那個年代的所有文化細節都畫進這部漫畫。

這才是懷舊達到王道境界時的表現啊!

漫畫類其他文章:

絕望先生

這兩天看了一套新漫畫(講一套有點誇張,也才兩本):久米田康治的《絕望先生》。

這真的是一部怪異到極點但是也有趣到極點的漫畫。劇中的主角,系色望,導師,是一個對任何事都消極悲觀的人,他所帶的那一班,裡頭全部都是一些奇怪的學生,其中,有一個對任何事都積極樂觀的女學生。

單行本第一集都是在介紹人物。一章一個人物,把那一個個的怪學生介紹出來。第二集,就是一章一個故事,講述這個怪老師跟那些怪學生的有趣故事。

系色老師對現實的絕望,應該是反映了漫畫家(以及很多讀者)對現實的不滿,而怪學生們的怪舉動,其實就是面對殘酷人生的一些應變措施(或者說逃避手段)。因此,雖然是講一個一天到晚想自殺的消極人物,卻不容易造成讀者的精神壓力,反而,藉由那些過於誇張的故事,幫助讀者宣洩了許多精神壓力。

漫畫類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