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爭議,政府勿以宣導代替溝通

這篇文章在9月11日刊登在中國時報言時論廣場,題為「環境爭議 溝通比宣傳有效」,我本來定的題目是「環境爭議,政府勿以宣導代替溝通」。

刊出的內容並沒有太大更動,標題也差不多,這是我所有報紙投稿被刊出最原汁原味的一次。不過,依照慣例還是把原版刊登在部落格:

環境爭議,政府勿以宣導代替溝通

近日經濟部工業局出資為石化業刊登形象廣告,而台電核一廠則租用了廣播車在石門鄉宣導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政府在面對環境爭議時,往往只有宣導,沒有溝通,只願意單一方向的將單一訊息傳遞給民眾,卻不願意雙向互動,更缺乏多元觀點。這樣完全無法消除在地民眾的安全疑慮和污染擔憂,反倒強化彼此的不信任感。

以核一廠的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設施為例,台電不斷強調「安全無虞」,而未說出實際存在的風險,也沒有提供發生意外時的應對計畫。核污染的風險眾所皆知,說是無虞誰會相信?不如開誠布公的談,以事實和完整規劃來讓民眾釋疑。如果真有不可控制的風險因子,就應該改變做法,尋求更好的替代方案。
再舉目前核廢料來說,核一廠開始運轉至今超過卅年,核二核三只稍遲數年,累積那麼多低放射性核廢料和用過核燃料,以目前科技無法處理。蘭嶼的核廢料儲存場、各廠中儲放用過核燃料的水池、核一廠內即將興建的乾式貯存設施,和未來所謂的最終處置場,都是將核廢料藏起來,期待它不要外洩,求一個眼不見為淨,根本稱不上「處置」。台電從未直接面對這件事情,更不要說去談保持核廢不外洩所需要的維護成本和維護時可能發生的意外(比方說,今年蘭嶼九萬餘桶核廢料桶的更新檢整,台電就從沒有公開說明檢整時會有的各種狀況)。

政府不是不能為石化業和核電等環境爭議作辯護,只是這樣的辯護必須包含接受質疑、回答質疑的過程,而非一再強調其正面價值,迴避環境的與居民所會付出的代價。否則持續的抗爭將成為民眾唯一一條路,成為必然的結果。

第五、六次聽障同志聚會

聽障同志聚會即將辦第五次,參與者的多元性逐漸展現。聽障程度和性取向都都並非一刀切,所以「聽人/聽障X同志/直人」並不是2X2=4,而是無限的異質。

看見差異,尊重彼此,是很重要的課題。我們期待更多可能。然而,在探索的過程中,瞭解彼此需要一些耐心,千萬別忘了多一分體貼。我們歡迎所有對多元性別友善、對同志友善、對聽障友善的參與者。

接下來九月、十月份的聚會依舊採取兩種不同形式交互舉辦的模式。

第五次聚會,會安排手語老師,讓大家藉由翻譯而有比較順暢的交流;而第六次聚會則是無聲的聚會,不但不會有手語老師在場翻譯,現場基本上是盡量避免口語交談的,溝通都要以手語和筆談來進行。

場次時間:

09/26(日) 下午二點至六點 – 備有手語翻譯
10/24(日) 下午二點至六點 – 無聲的聚會

地點:米倉(台北市龍泉街83號,捷運台電大樓站3號出口)

集合時間地點:如果怕找不到地方,請在1點50分於捷運台電大樓站3號集合,將有工作人員帶路。

感謝米倉在經營的壓力下仍願意免費提供場地給我們使用,並營造一個對聽障朋友性別友善的環境。從這次開始,聽障同志聚會將負擔一半場租費,請大家隨意樂捐,10元20元都可以。

報名辦法:請到這個頁面填寫 http://bit.ly/9VQITB

主辦單位及聯絡人: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智偉( hotline@mail2000.com.tw )
綠黨性別支黨部 鐘銘( mingwangx@gmail.com)

記於829諾努客後

昨天到貢寮參加829諾努客行動,下午四點多,我們在核四廠的大門前排出反核人鍊。

by summerchen2006

人鍊排完沒多久,就開始下起大雨。

在傾盆大雨中,參與活動的人們急忙趕回仁和宮。走到一半,我突然跑了起來,扛著反核四的旗子,超越人群,一路跑回宮前廣場攤位棚子下。

全身從頭到腳全溼透,於是我脫下鞋襪,赤著腳。

沒多久,雨停了。我站在廣場中間,環顧四周好幾圈。我看到愫欣,我看到綠黨竑廣和盈萱,我看到TYG一起去柏林的震洋和曉雯,我看到在樂生、反淡北、夏耘認識的許多朋友。

有兩個小男孩,拿著塑膠袋和杯子,舀著積水玩。而我踩進另一個水窪,水很暖。

有人喊:「彩虹!」往天空看,一邊的天空雲裡透著夕陽,另一邊則是彩虹掛在雲下。

隨著日頭的光逐漸暗下來,音樂會又繼續進行。巴奈和那布的歌聲動人,而且巴奈說,他們正在打算找一塊地開始種稻。

空氣中逐漸有了涼意,我的腳底板則依舊感受到地面的溫熱,儘管這不是泥土,而是人為的覆蓋。

by ilovewww1111

音樂會結束,接駁車一班一班地把人們載往福隆火車站。

本來說要留下來幫愫欣的忙,但是其實一根手指也沒能動到。肚子餓,我到仁和宮小吃部叫了一碗滷肉飯和一盤鹹豬肉。鹹豬肉並不死鹹,好極了的味道。

然後就上了倒數第二班接駁車,搭車回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