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主義筆記

暫時還沒有辦法把我對社群主義的全部想法整理出來,所以先把臉書、推特和噗浪裡有關社群主義的發言都抄錄在這邊。以後繼續更新,直到有一天我能完整寫一篇文章。

2011-4-21

很多人談到《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的時候,都只提到思辯的訓練,但是我認為本書目的不是在訓練思辯——即使會達到此效果,也只是替更根本的目的鋪路:讓在自由主義環境下長大的學生有能力和意願思考社群主義。我這樣說並非貶低這本書,剛好相反,比起訓練思辯,讓更多人接觸社群主義重要多了。

2011-5-25

問: 國內有社群主義的學者嗎?不是指研究之,而是指抱持之的。

2011-6-25

梅因曾說過一句名言,「所有進步社會的運動,到此處為止,是一個從身分到契約的運動。」但在麥金泰爾看來,擺脫了身分等級和出身等封建傳統對個人制約的現代自我的出現,並不是什麼歷史的進步。人們在慶賀自己獲得掙脫封建等級身分制約的歷史性勝利同時,並不知道自己已經喪失什麼。~應奇著,《社群主義》

2011-8-20

對於羅爾斯與社群主義之間,我選擇社群主義,原因不只一個,但是最重要的一個是:為了追求公義和擺脫偏見,我不選擇躲到無知之幕後,去除個人處境,用理性來思索出答案,我選擇的是,深化和豐富自己的經驗,並且接觸他人、理解他人,從社群互動中找到答案。

2012-5-8

社群主義不管在哪種議題的演講中都越來越佔關鍵位置,即使本來沒有準備在簡報裡,也會在QA時間冒出來。這給我一種渴望,我需要更深入這套很讓我感到契合、很能解釋我的思路的哲學。

2012-5-29

從書堆裡拿出《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不知道第幾次再讀一次讀「有歸屬就有責任/社群主義」和「從美德到共善/重建公民意識」兩個章節。我經常想,桑德爾把社群主義擺到最後,讓這本書看不出預設立場,看起來像是純粹的思辯教學,到底是好還是壞?雖然書賣得很好、讀者很多,但是到底有多少人讀進社群主義的部份呢?

2012-8-6

每次看到麥可.桑德爾或者《正義:一場思辨之旅》出現在主流媒體,我都高興不起來。不管桑德爾和《正義》多紅,還是很少人願意去了解社群主義,很少人認真看待道德、共同價值觀這些概念。有時我會懷疑, 桑德爾 整個寫作策略是不是根本的大失敗?

2012-11-13

歐巴馬的傳記和報導讀了越多,就愈覺得他是實踐社群主義的政治家。不知道有沒有政治學者從這一個角度來研究分析的?很想讀這樣的論文。

2012-12-11

下午臨時拿到兩張邁克桑德爾的演講門票。老實說,我對他的書很愛,對演講就還好,但是既然他難得來台,身為社群主義者的我有機會去聽當然一定要去的。

2012-12-11

幻滅的桑德爾

因為桑德爾,我認識了社群主義這四個字,開始踏上我自己理解和實踐社群主義的這條路。

現在的我,是這樣理解社群主義:從處在社群裡的位置、從對社群的認同、從和社群成員的互動、從社群由遠至近累積起來的過去種種,個人建構出自己的故事,形成價值觀,以之安身立命,同時,和社群成員共同經歷、互相分享彼此的故事,建立共同價值觀,追求共善。

然而,今晚到台大去聽桑德爾的演講,卻讓我難過又失望。

桑德爾不斷反覆在演講中提到價值觀、提到道德、提到公民責任,卻講得好像這些價值光光靠所謂的思辨就能夠變出來似的。故事呢?社群經驗呢?這些真的可以在不同國家都用同樣的範例、同樣的流程去反覆演講嗎?

當他提到媒體壟斷,他強調那是一個假設性的提問。從這樣的強調,一方面可以看出他顯然知道媒體壟斷在他所到訪的這個國家正是熱門公共議題,一方面也看出他打算把這件事情用抽象的方式帶著現場聽眾去思辨。

一個社群主義者可以這樣思辨嗎?

當然,他其實並不自稱社群主義者。而且,當然,我可以理解在這樣的演講中要談事實有多麼困難、只談概念有多麼容易。

只是,他在我內心裡成為一個幻滅的大師。

2013-1-4

雖然聽過桑德爾的現場演講之後感到幻滅,但是畢竟能不用費勁K英文就讀到社群主義無論如何是很開心的事,所以我還是乖乖去買了《錢買不到的東西》這本書。之前我對桑德爾有很多埋怨,但是當我在書裡看到他提及賣淫,我才真正知道自己為什麼一直對他過於強調思辯覺得極為不安。

我忘了是在哪裡讀到或聽到有人認為社群主義是法西斯的溫床,當時我不懂,而且情感上很不能接受。我現在懂了。當社群主義所強調的價值/道德,與同樣為社群主義所重視的故事脫離開來時,我們就要留心了。一旦價值/道德背後沒有故事,一旦價值/道德不是透過社群內許多彼此相異的人分享彼此的不同故事而建立,那麼價值/道德就很可能變成一種壓迫的來源。

我不會因此就停止對價值/道德的強調,我只是更警覺到多元故事有多重要。

2013-1-4

今天到慕哲咖啡館聽了葉浩老師主講的《桑德爾的社群主義及其爭辯》。其實演講內容都是已經讀過的東西,但是聽一場有趣又有料的演講,不只是愉快的經驗,也幫助自己再一次理解和思考這些內容,超棒的!還有,就是,一直想讀的《德性之後》和《正義諸領域》,都只是想想,甚至在上海書店查過之後,也沒去關心到底有書沒書。今天聽完演講,下定決心要去借或買來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