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的講者了不起嗎?

昨天發現一部TED影片,是一個11歲小朋友Birke Baehr講「我們的糧食系統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讓我們看到美化的工業化農場背後真相,也呼籲眾人採購綠色在地食材。

把這部影片的連結貼到噗浪後,有噗友問那場演講真的是那個小朋友自己完成的嗎?

當然不是。因為他的年齡,我們很容易找到線索看出這場演講背後可能有人協助。然而事實上,大多數的TED演講都不是講者自己完成的。TED有一個很強的團隊,幫助講者完成講稿、簡報檔、演講的技巧與掌控時間,並且經過完善的預演。

這是TED之所以部部精彩、之所以可以收費高昂而場場滿座、之所以可以在網路上傳遍各國讓網友拼命轉載轉貼轉寄的原因。

所以這些講者其實沒有什麼了不起嗎?

不,他們當然了不起。他們或者提出某個與眾不同的觀點扭轉眾人思維,或者畢身鑽研某個研究主題,或者挺身而出對抗某種社會殘酷現實,或者身體力行實現某種生活哲學,或者開創某種新型產業。他們的行動讓他們了不起。

但是了不起的行動者不見得有能力講清楚自己做了什麼,而在十幾分鐘內全盤托出對大部份的行動者更是艱難任務,TED只是幫他們把了不起的行動化成十幾分鐘了不起的演講,讓人一目瞭然,如此而已。

廣告

請容許我岔題

【這篇文章本來希望可以刊登在誠品站,不過站方主編認為不適合,所以還是只能貼我自己的部落格。我覺得有點遺憾,因為我寫文的目的就是想讓誠品站的讀者也多一個機會知道中科四期這件事情。】

我在誠品站談數位出版的系列文章,原本預計每月兩篇。第四篇文刊於十月底,而現在十一月進入下旬,第五篇卻依然只寫了兩段。

當然不是沒話可談了——我正打算在第五篇文開始,用兩三篇文,以亞馬遜的一九八四事件作為實例,具體地把 DRM 所帶來的侵犯好好談談。

也不是因為我覺得這個話題過時了——事實上,老貓在他的內容推進實驗室貼出〈建立以自由複製為動力的數位出版產業〉一文,不能不算是一個訊號,表示出版界對於這個話題已經開始有不同於過去的新討論路線,這正是該好好深耕的思考領域。

更不是因為我抽不出時間——儘管我現在是《賽德克巴萊》的臨時演員,接到通告就要到烏來、尖石、復興等地的山區拍戲,而上禮拜則跑去花蓮幫再拒劇團的黑潮樂舞計畫打雜,但是身為一個待業人士,我可以運用的時間其實還是很多。

發生了什麼事?

十月底,立報記者胡慕情在她的部落格貼出〈吳血阿嬤對不起〉,這不是我注意中科四期的起點,但是這篇文章讓我不再只是把中科四期當作一個冷門新聞,而是開始視為必須緊追不放的重要事件。三天後,胡慕情寫了〈〉,表達自己低落的情緒,當晚,我滿臉淚水地入睡。

從那之後,除去山區拍戲沒辦法上網的時間之外,我只要在電腦前,就是在追、在討論、在思考中科四期以及其他相關案子(諸如國光石化、RCA 案、戴奧辛鴨、中科五期、雲林揚塵問題等)。

不是只有我如此,事實上,部落圈和推特興起一波熱潮,許多部落客和推友都加大了對環境、對政府決策、對公平公義的討論力道,各種行動方案也紛紛出籠。但是就在大家正想要做點什麼的時候,十一月十二日,營建署區域計畫通過中科四期案的新聞出來了。

一個充滿爭議的開發案,在大家還疑慮著它對環境將產生什麼樣的衝擊時,就這樣通過了。

原本已經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網路世界,因此而沸騰。不但許多原本鮮少討論環境問題的網友們都開始發聲,更重要的是,網友的行動並不局限在虛擬世界,有越來越多人採取現實中的具體行動。而我自己,也在十七日去了一趟彰化,走訪相思寮和王功漁港——儘管我並沒有作什麼,只是走了一趟。

這段時間,我雖然知道自己的數位出版文章已經進度落後好一陣子,但是每次打開電腦的同時,我都會被更多關於環境、關於公義的議題搞得無心動筆。

我很難把自己的注意力擺回數位出版上,畢竟,相較於相思寮阿公阿嬤即將流離失所,相較於王功蚵仔即將被污染,相較於工業區霸佔水資源,電子書的未來實在可以緩一緩,晚點再說。

這是為什麼我關於數位出版的第五篇文姍姍來遲。但是,這一篇文章的目的,當然不是要為我的進度落後解釋。我的目的是,如果大家容許我岔題,我想提醒更多還沒有注意到這些事情的朋友。如果你願意,請從一個簡單動作開始:在 Google 輸入「中科四期」作為關鍵字,找幾篇文章來讀一讀。

幾個右派部落格越來越歇斯底里

我之前說過,「雖然我討厭右派,但是右派卻總是會出現一些說話妙到讓我拍案叫絕的聰明人。」

La Pensée SauvageEvil Capitalism Heroes 都是我訂閱了好一段時間,而且分別寫過文章推薦的部落格。

推薦右元帥的文章寫在一個月前,推薦 La Pensée Sauvage 的文章更早,將近兩年前。

這些右派部落格,常常振聾發聵地點出一些基本的邏輯問題,一針見血,讀之痛快淋漓,我曾經贊道:

「他們的精彩處往往就在於,當總是有許多人惡意地掩蓋或扭曲常理,還有更多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地缺乏常識時,他們適時地點出常理和常識來。因此,閱讀他們的部落格,得到的不是『醍醐灌頂』的感覺,那種感覺毋寧比較接近遺失的腦漿被灌回天靈蓋。」

然而,他們越來越歇斯底里了。

La Pensée Sauvage 的新文章說:「只有左派跟 loser 通通滾回去愛台灣,這個國家不會衰尾才沒有鬼。」

右元帥則有了更新版的名言:「左派左的好,吃屎吃到飽。」

暫且忽視他們的語病或者文法問題,也不討論所謂尊重、所謂同理(畢竟這些東西在他們眼裡可能不是適合討論的話題),我只說,避免輕率使用全稱性的論述,這應該是基本常識。

很難有一個人會比其他全部人聰明,而有一種人都是聰明的、另一種人都很蠢,則是比「很難」還要再難一點。這種話,連反駁的必要性都沒有,只能視為激情演出,看要給鼓掌還是給噓聲。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越來越偏激,僅僅覺得有點可惜,我很珍惜聰明、理性、值得當作辯論對象的右派。

不過,我倒不會說右派都瘋了,我只會說,他們兩個不知道在發什麼神經。

另外,有一點我以前一直想說但是沒說,就是,我以為右派會比較有美感和品味,但是為什麼這幾個右派部落格的排版和用色可以醜成這樣?

臉特浪參加同志遊行的新聞稿

【新聞稿】網路社交正夯 同志遊行臉特浪共襄盛舉

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噗浪(Plurk)這類社交網站是目前網路世界的當紅炸子雞,不但從網路重度使用者的專用玩具搖身一變成為上班族與學生每日生活必需品,也被新一代社會運動者當作不可或缺的利器。即將在週六舉辦的同志遊行,就有臉書、推特、噗浪的網友組成「臉特浪」團隊報名參加。

網路社交成為社會運動的利器,最好的例子就是十月中旬英國石油公司試圖對衛報下達禁令封鎖報導,結果封口令被推特的網友突破,讓大財閥灰頭土臉。關於國內的同志運動,前不久基本書坊被誠品貼上十八禁和反同志遊行兩個事件,也都經由臉書和噗浪廣泛地被散佈消息,並且進一步集結力量,適時反制。

十月三十一日的台灣同志大遊行,在臉書成立了官方社團「台灣同志遊行聯盟」,以及在噗浪建立「同遊小噗工」帳號,試圖藉由網路社交工具,獲得更大的號召力。除了官方社團之外,網友也自發建立了非官方團體「臉特浪」,號召臉書、推特和噗浪的同志朋友,一起來參與遊行。

「臉特浪」不但希望讓平常只能透過網路進行交流的臉友、推友、噗友實際聚會,也希望吸引更多網路族群關注同志平權運動。

我對基本十八禁事件的態度

基本書坊的兩則聲明:

  1. 還給同志「普級」權力 堅拒誠品信義店強制抹黃、偏見分級之規定
  2. 誠品信義店強制要求分級事件後續發展

相關報導:

  1. 立報:無色情同志小說 誠品仍貼18禁
  2. NOWnews:同志書籍出版社網上抗議 書店採購惡意封殺
  3. 聯合報:被指「抹黃」 誠品澄清

我對此事件的態度:

  1. 分級制度不可以拿來打壓弱勢,這是最重要的重點。
  2. 基本並未犯錯,沒有理由承擔商業損失,他們與誠品的協調結果不應苛責。
  3. 質疑基本出於行銷考量炒新聞的人很不厚道。

正義英雄與敢言蝨子

之前我在私底下跟不少朋友抱怨看一位名人扮正義英雄看得很煩。(由於我是個天下無敵大孬種,所以別問我這位名人是誰,我可不敢冒大不諱。雖然說看我底下說的文章,膝蓋也猜得出我在講誰,但是就是別期待我會直接說出來)。

這兩天有一隻很敢言的蝨子,跳出來咬了正義英雄一口,也咬了在場觀眾各一大口:關於死刑的問題,Portnoy 寫了兩篇文,把石頭假裝成雞蛋來賣要憑什麼來反死刑

Portnoy 很有種。真的很有種。

我一直在想,正義英雄與敢言蝨子怎麼區分。我想,這次關於死刑議題的兩位發表意見的人,做了很好的示範。

我還是很孬。在這件事情上不敢說什麼。

敢言蝨子 Portnoy,加油!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