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片產業將近一半的收入來自消費者的「使用」而非「擁有」

圖片資料來源:IFPI《全球音樂報告》

深淺藍色,是實體和數位的收入。黃色是「由錄製音樂在廣播和公共場所的使用所帶來的收入」。紅色是「由音樂在廣告、電影、遊戲和電視節目中的使用獲得的收入」。

1.jpg

心得感想:

一,整體而言,止跌回升,可喜可賀。

二,看到這兩張圖時上有「表演」兩個字時,我興奮了一下。仔細一看,小小失望:畢竟還是沒能把現場表演收入放進來。在報告裡,多次提到「現場演出產業」、「現場表演業務」等字眼,可惜沒有數據。

三,圖中沒有區分,不過報告裡有提到,數位收入中,下載減少而串流增加,串流占了將近六成。

進一步來算一下:淺藍色50%中的60%,也就是30%,加上黃色14%、紅色2%,一共46%,將近一半的收入,算是「使用」而非「擁有」。這一點,可惜圖裡沒有清楚顯示出來。

也就是說:

  • 消費者擁有音樂 54%
    • 實體唱片 34%
    • 數位音樂下載 20%
  • 消費者使用音樂 46%
    • 數位音樂串流 30%
    • 在廣播和公共場所的使用 14%
    • 在廣告、電影、遊戲和電視節目中的使用 2%

我認為唱片產業將近一半的收入來自消費者的「使用」而非「擁有」,這個數據,比數位收入占一半,更值得關注。

廣告

拿十年前的說法來談電子書?

因為有點不爽,所以,特地把早上讀到這篇關於電子書的聯合報報導的一些想法寫下來:

「台灣書市市場小,又太依賴翻譯書(約5成為翻譯書)。因市場小,國外出版社不願授權電子書版權,國內業者也持觀望態度,導致台灣電子書種類太少,養不起讀者。惡性循環之下,電子書占比始終徘徊在5%上下。」

​1. 國外出版社才沒有不授權呢。簽紙本書授權時,順便把電子書當附約簽,明明就很常見。

2. 依賴翻譯書是民國幾年的事情了現在還在講。到博客來的排行榜看一下賣得最好的是本土書還是翻譯書吧!

「國家圖書館2月發表2016圖書出版趨勢報告指出,去年一整年出版的新書,只有5.16%擁有電子書。」

3. 不要再看國家圖書​​館的圖書出版趨勢報告來分析了。國圖的資料是所有登記出版的書,但是有許多根本不是做給市場看的。去數有幾本書申請ISBN這件事情真的已經沒有太大意義了。

這個5%是多少?只有5%嗎?用國圖登記ISBN的總量去當分母合理嗎?我認為不該是這樣算的。

我前幾天才剛計算了自己在今年第一季的購書:紙本書 4090元、電子書 3261元(包含亞馬遜 1060、亞馬遜中國 461、Readmoo 1456、BOOK☆WALKER 284),合計7351元。電子書佔44%。

扣掉國外兩家亞馬遜的電子書,我在國內買的電子書也仍接近購書總額的四分之一。

是我很厲害,很會找,從5%裡挖出這些嗎?不。我覺得這個比例才是相對稍微比較合理的。真正讓讀者有興趣的書,才應該當分母。當然,我的個人品味不是好樣本,但至少至少比國圖數據好多了。

來舉個例子:

二月,寶瓶的《做工的人》發行後,我就在Readmoo點下「想要電子書」。三月,我就收到一封email,寫著:「您好,很開心來信通知您。《做工的人》電子書已經在Readmoo上架了喔~」

然後,談到這裡就可以說說這篇報導讓我不爽的:拿國圖數據當分母,拿遠流的意見當意見,來討論博客來為何還在觀望。

甚至還說:「當年亞馬遜網路書店要推電子書閱讀器Kindle,先累積了30萬種電子書才推出。群傳媒宣稱擁有6萬種書…..這些書恐怕缺乏讀者最想讀的最新翻譯書,影響購買意願。」

看不到寶瓶做本土書暢銷了也立刻推出電子書,看不到Readmoo在這個領域努力聯繫出版社找書、努力做企劃推書的用心,還拿十年前的說法來談。所以我不爽。

該考慮的是使用者友善而非使用習慣

當談到電子書能不能普及甚至取代紙本書時,不管從硬體、從設計還是從內容的角度談,很多人都會提到「使用習慣」。

我認為這是一個錯誤的思路。

對電子書的發展來說,我們這一代人已經不重要了。接下來新一代的孩子,從小就習慣數位化的世界,對他們來說,根本沒有什麼閱讀習慣的問題。

因此可以確定的是,摹仿紙本書以符合使用者的習慣,完全沒有必要。

然而,電子書是不是就不用在意讀者閱讀舒適與否?是不是沒有美感的考慮?是不是不需要研究使用者體驗?

當然不是。讓讀者愉快地閱讀和有效率地閱讀當然是數位內容產業每一道環節的工作者一定得念茲在茲的事情,而且對某些類型的書籍來說,愉快重要一點,對另一些書籍,則是效率重要一點,這也是要學會分辨的。

在這點上來說,出版業在紙本書時代所累積的經驗,就有著極高的參考價值了。

想像一個電子書的使用者,我想的是一個從小就帶著電子書上學,從電子書上吸收大部份的資訊的讀者,而不是想著我們這一代小時候還讀紙本書,長大才開始數位化的人。

但是我們這代人在思考這個問題時有個優勢,紙本書作為人類主要的知識傳播工具已經超過千年,不從中吸取一些智慧結晶來運用太過可惜。

總之,當我們思考電子書,不管是硬體裝置、版面視覺呈現、內容,該考慮的是使用者友善,而非使用習慣;而紙本書,應當作為達成使用者友善的參考,而不是必須符合使用習慣的標準。

延伸閱讀:談數位出版

電子書版面構成工作坊前置讀書會

電子書現在已經變成一個熱門話題,有一件事情卻一直是一個缺口。大部份的人談數位出版,談的都是硬體和內容、製造和通路,但是在硬體和內容之間有一塊卻被忽略了:排版。

喔,不,不是忽略。還沒想到才叫忽略,恐怕更慘,是被認為根本不重要。

紙本書時代,每本書都要經過排版和裝幀設計等程序,閱讀的舒適度和美感雖然會因為設計者的能力高低而良莠不齊,但是不會有人認為這些程序可以忽略不管。該花的成本、人力,可以節省但是不可能免去。

一般來說,一本紙本書用在版面設計的費用,至少需要約兩萬元,如果首刷印四千本的話,等於一本要攤五元,這在成本裡佔著不小的比例。

奇怪的是,似乎有很多正在思考電子書的人認定,可以用程式把文字輕易地轉成電子書,完全省下這部份的(無形的)心力和(有形的)成本。

這很荒謬。沒道理紙本書的讀者可以有權享受舒服的版面甚至有美感的版面,電子書的讀者只能求看得清楚、眼睛不酸就已經要額手稱慶。

我們認為,電子書需要有效率的排版工具,但是有效率不代表無視需求、犧牲品質,更重要的是,紙本書經過長時間發展而出了一套美學,電子書也該有自己的一套。

因此我們幾位朋友想要辦一個電子書版面構成工作坊,來實際操作累積一些經驗,進而研究研究電子書的排版原則,不過在那之前,需要花不少功夫先做功課,打算先來開一個讀書會,打一下基礎。

《創意編輯》(Editing by Design)和《網頁視覺設計の王道:超越式CSS》(The Zen of CSS Design)分別是紙本時代和網頁時代關於版面構成的經典。這兩本書不但是我們在讀書會中將研讀的參考書,更是我們在後續工作坊的目標:我們希望在實作之後也能為電子書時代的版面構成初步整理出些許概念。

時間:2010 年 2 月 20 日起,隔週六下午 2:30

地點:台北,第一次在伯朗咖啡科大店(忠孝新生站三號出口)

讀書會內容:
1. 會前研讀兩本參考書,會中心得分享
2. 從參考書中整理出紙本時代和網頁時代關於版面構成的概念
3. 討論這些概念在電子書應如何沿用或修改
4. 分享二周來收集的電子書版面構成相關資訊

參考書:
1.《創意編輯》,Jan V. White 著,沈怡譯,美璟文化出版,ISBN 9579013101
2.《網頁視覺設計の王道:超越式CSS》,Andy Clarke 著,林克寰譯,上奇科技出版,ISBN 9789866884221

第一次讀書會進度:《創意編輯》第一章至第三章

注意事項:請準備參考書,並於每次讀書會前依照進度閱讀。報名前請務必確認可以達成這點。

有興趣請來信:mingwangx (at) gmail.com

延伸閱讀:談數位出版

確保新聞的有償閱讀,梅鐸是對的

我當然不可能記得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全球最知名的媒體大亨是什麼時候、什麼事件,但是我確定的是,從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開始,我以為我永遠會討厭、反對這個人。

真沒想到有一天我會贊同梅鐸

衛報報導,梅鐸打算阻止搜索引擎收錄線上新聞,以促使人們進行有償閱讀。報導中引用梅鐸的話:「Google、微软、Ask.com以及其他所有的人,一直以来都不应该免费获得那些内容!我想我们以前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

這跟我的數位出版系列未來其中一篇將討論新聞媒體的文章所持的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

在這篇尚未動筆的文章裡,我將對新聞媒體提出一些具體建議。(現在先寫一寫吧!)

當進入數位出版時代,新聞媒體必須作一個抉擇,他想要繼續扮演媒體,還是成為提供新聞的通訊社。不管選擇哪一個,都應該要保護自己的新聞。

如果要扮演媒體,當然就不該讓自己的競爭對手——我打算提的對手不是谷歌新聞,而是在台灣更普及的奇摩新聞——如此輕易地取得自己所生產出來的內容。停止把新聞賣給奇摩新聞,絕對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如果打算扮演通訊社,那麼就該把販售新聞的價格提高,至少要高到養得起一大群記者,保持新聞的品質。讓想要利用新聞來賺錢的網路媒體承擔應該承擔的成本,這是再合理也不過的事情。

另外,目前大部份的新聞網站,新聞剛開始幾天都是毫無阻礙地被閱讀,而舊新聞,要嘛就是消失在網路世界,要嘛就是變成付費資料庫。

這真的很奇怪。新聞最有價值的是剛出爐、還熱騰騰的時候,不是嗎?

更明智的作法應該是,在一定的時間內(我想一週是個不錯的主意),新聞是需要付費才能讀到的,過了那段時間,新聞就完全開放,免費讀取,而且提供永久有效的連結(這時候如果有網路媒體想要拿去,就歡迎歡迎了)。

最後要強調一點:

一個新聞媒體最重要的資產,不是新聞,也不是讀者數(過去的發行量和現在的網路流量),而是記者。有了好記者,自然有好新聞,也就會吸引夠多讀者。我之所以所提出這些建議,最大的希望就是讓媒體有足夠的利潤,好來支付記者的薪水,終止全球性的媒體大裁員。

數位內容分享作為一種行銷

我在上一篇文章提過,勞倫斯.雷席格在《誰綁架了文化創意?》裡談到 P2P 對音樂產業的影響時說,網路分享可能是「用下載代替購買」,也可能是「分享增加銷量」,只要後者大於前者,唱片公司抗拒分享網站就沒有道理了。

老友 Zen 則在〈當免費閱讀普及時,出版業還有賺頭嗎?〉裡頭舉了保羅科賀爾和尼爾蓋曼為例,來證明「暢銷書就算免費送出電子版最後實體書還是能夠大賣」。

數位音樂分享可以幫助 CD 的銷售,電子書可以幫助紙本書的銷售,這兩件事情架構在一個我們現在看起來不大可能再存在太久的前提上:CD 和紙本書這類傳統內容承載媒介的銷售依然是音樂產業和出版產業的主要收入來源。

除非多數人對傳統媒介的依戀非常強,而且這種強烈依戀會遺傳給下一代,否則,很快地我們就會看到 CD 和紙本書就像是黑膠唱片一樣: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我們的確可以把數位內容的網路分享當作一種行銷。既然它是一種行銷,就總得幫忙銷出去些什麼,而且銷的不能是無足輕重的、即將凋零的傳統媒介。

中華電信胡學海去年在「數位行動:無限可能的行動內容」這場演講中的說法比較中肯:

「其實應該要從『保護』內容的思維,轉換成用內容進行病毒式行銷的思維。當內容經過使用者彼此傳送、分享,也許能夠透過其他方式來賺取利潤。」

「也許」和「其他」是兩個關鍵字。這兩個關鍵字表示兩件事情:一,販售數位內容本身的獲利有限,所以要靠「其他」,二,數位內容分享要幫忙銷些什麼他還不知道,到底有沒有這種東西也還在「也許」的階段。

不過,事實上在音樂產業這個「其他方式」已經漸漸成型了。目前就可以看到至少有兩項非常有利可圖:現場演出、商業授權。

那麼出版產業呢?

電子書作為一種行銷,是個好主意。只是,要銷些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