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有責任防止農業泡沫

(按:這篇文章寫於四月初,投了幾個報紙的論壇都沒被採用,只好貼到自己部落格來。)

隨著糧食危機的警訊,各國投資客開始注意到農業相關標的,新一期《商業周刊》中席勒的文章〈農地 將是下個泡沫〉就是一例,他認為接下來投機買賣大泡沫不會出現在股市和房市,會出現在農地,提示投資人伺機進場。農業逐漸受到重視當然是好事,但是糧食畢竟是人賴以維生的最重要關鍵,讓農業(農地,或席勒文中沒有提及的農業概念股)任由投資客和跨國企業去炒作,是置民生於極大的風險中,政府不能不預作準備。

泡沫經濟不會只讓時機判斷錯誤的投資人血本無歸,連帶更牽動整個社會。糧食有其獨特的屬性,不管是狂熱時期糧價狂飆,還是泡沫破裂後造成農業蕭條,其所帶來的衝擊絕對超過房市股市。屆時政府是否能穩定糧價?是否能維持糧食的生產力?在恢復正常前是否能餵飽所有無力負擔糧價的人?

然而,危機總是轉機。現在也是一個好時機,去開始思考如何讓台灣農業培養出一個永續、在地且對各階層的人同樣友善的體質。就如同日本震災造成花農損失產慘重,正好檢討長期以來精緻農業高價外銷的思維,農業泡沫化的警訊也提醒我們應該對企業化農業抱持謹慎態度。小農並非浪漫的想像或落伍的象徵,國際學者已經不斷呼籲各國重視小農模式以面對即將到來的全球性危機,台灣政府不可不重視。

應優先解決除草劑濫用問題

近來針對糧食危機,行政院已經召開兩次跨部會會議,而民間各路人馬都提出解決之道,甚至連商業類媒體也借機炒作。在此我希望提出容易忽略而且或許會視為枝微小事、但是實際上卻影響深遠且廣大的一點:除草劑濫用問題。讓台灣保留生產糧食的潛力是面對未來危機的關鍵,在諸多潛力要素中,除了技術、人力、產銷線、灌溉系統、作物種原等之外,地力也是破壞後最難短期內恢復的一項。

除草劑對地力的破壞到了極端徹底的程度。我在淡水三芝一帶觀察到,由於休耕制度造成的除草劑濫用,已經出現整個山谷中的農地及周邊土地都沒有植被的荒涼現象,幾乎成死亡山谷,嚴重的甚至讓表土完全流失,礫石外露。當在農地中看到礫石,可知這塊地已經病入膏肓——這就更不用提眼睛看不到的殘留藥劑了。

這種除草劑濫用,並非農民所願,純粹是制度造成的,只要主關機關調整休耕補助的發放機制,可以根除問題,應當被列為優先第一要務。如果相關部門繼續置之不理,等到「除草劑→無植被→土壤流失」三部曲在全國範圍內都走完,即使我們不在乎糧食裡的農藥殘留,也已經無土可種糧。

除了休耕反破壞地力這種弔詭荒謬的現象,有機小農被除草劑干擾也是一大問題,不管是受到鄰近使用除草劑的農地波及,甚至更嚴重的,農地被擅自噴藥,都形成有機小農維持生態農法的極大負擔。聯合國已經提出報告指出生態農法將可在十年內使產量加倍,呼籲各國採用,可知在國內推行生態農法將是當務之急。有機小農自己不用藥卻仍不能維持無毒,如果政府不能提供協助,而要小農自行承擔因此多產生的成本,生態農法如何推廣得開?

在此呼籲除草劑問題應該結合休耕制度的修正與生態農法的推廣,加入到糧食安全會議的議程中。

新頭殼專訪農業政見及給網友的回應

昨天去了一趟新頭殼,上節目談農業:

糧食自給率低 綠黨提淡水復育農業

http://www.justin.tv/widgets/archive_embed_player.swf
Watch live video from Newtalk on Justin.tv

竑廣說在PTT八卦板上有質疑的文章,所以我寫了一篇回應:

當我們談農業,有一件事情一定要講,否則,要嘛就是不切實際注定失敗,要嘛就是讓台灣農業冒著極大的風險。這件事是:農業的非商品性價值必須被認可,並且給予報酬;如果只在產銷制度上去改進,讓農產品最終還是在市場上去決定賺錢賠錢,讓銷售依然是農民唯一的收入來源,那麼農業只會原地踏步,農民的收入只能自求多福。

什麼是農業的非商品性價值?

提升糧食自給率所帶來的安全,是其中一個很根本的、很生死攸關的項目,糧食危機不只是一個可能的風險,而是一個倒數計時的事件,石油價格會上升,而漲到一定程度,運糧就變得極其昂貴,然後,沒有準備好的地區就馬上要面臨糧食不足的問題了。所以,台灣農業不應該只被給付當下生產出來的農產品的價格,必須連經營農地所確保的糧食安全也要付錢。

另一個很重要的非商品性價值,就是環境保護,當農業以對環境友善的農耕法來進行時,農民等於在提供市民一種「環境服務」,這樣的服務當然也必須支付酬勞。(當然,保持原始森林、溼地的環境服務價值會更高……如果有可能保持的話。)

從另一個方向講,不針對農業的非商品性價值來支付其酬勞,會有很高的風險,那就是:一定會從小農式經營轉為企業式經營,從糧食作物轉為經濟作物,而這樣的經營模式,對我們想要復興農業的初衷是完全違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