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的GetLocalMaps

剛才發現Yahoo!GetLocalMaps這玩意兒。

現在的電子地圖多得很,這玩意兒當然不算是最鮮的。但是,我想到一種用法:當我必須在網路上告訴別人一個位置(自己所在的位置、約會地點、某建築物的位置、某個事件發生的地方等等),用一個連結,馬上就很清楚了。

可惜Yahoo!奇摩沒有這個功能。

舊文重貼於 2009.11.26)

想帶一次語言體驗旅行團

部落格隨便聚後的晚餐時,跟tm黃小黛提到我想帶一個一天旅行團:從淡水往三芝、石門走,帶著大家一起聽閩南語在這塊地方上的差異。

淡水三芝石門這塊地方,不大,僅僅三個鄉鎮,但是在這裡可以聽到兩種非常不一樣的腔調(以及中間的混合體)。如果誇張一點說,就好像從鹿港走到宜蘭一樣。
對多數人來說,並不會去注意到這件事。但是,只要有人稍微提醒,用一個簡單的字表,就可以對這樣的差異有了立即的體驗和深刻的印象。從淡水走到石門,只要一趟,所謂的腔調就不再只是一個空泛的名詞,而有了從親歷而來的語音記憶。

或許,找個時間,把這樣的想法落實。

舊文重貼於 2009.11.26)

參加了五月的部落格隨便聚

今天(指的是12點前的5月23日)去五月的部落格隨便聚。課程主持人是Alice,主題是「blog新手俱樂部」。

Alice的課結束之後,自由討論的時間裡,先是和兩位漂亮小姐(驚!忘了問名字和e-mail)聊天,後來去聽tmLiu先生的對話,聽得津津有味(雖然看起來心不在焉)。
離開一元堂,跟tmilya黃小黛chinchun及一位漂亮小姐(呃~也是忘了問怎麼稱呼)一起吃晚餐。晚餐間,和ilyatm黃小黛聊一些我自己比較熟一點的話題(語言和文字),聊得很愉快。晚餐結束,跟tmchinchun一起搭捷運回家。最後,出捷運淡水站後,跟tm一起邊聊邊逛邊走回家。

今天的隨便聚,對我來說,最有趣的事是認識了上述這些人(以及看到了其他人);最棒的事是聽他們說了好多話;更有意思的事是,在我心裡,這些朋友, 不只是blogger而更是activist。相較於我平常接觸的人,今天認識的朋友都具備了令人讚賞的想法和活力,從言談舉止中透露出經驗所成就的慧黠 和自信。
這是最豐富的收穫。

舊文重貼於 2009.11.26)

智能禮運大同

Creative Commons之行也,創意為公。選賢與能, 講信修睦。故人不獨文其文,不獨畫其畫;使文件有所終,檔案有所用,idea有所長,想像力貧乏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創意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 己;創作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壟斷而不興,盜版而不作;故版權而不閉。是謂智能大同。

舊文重貼於 2009.11.26)

看了娃娃車慘劇的新聞之後,不安

剛才看了那則可怕的娃娃車新聞之後,心裡三不五十出現的幻想中在車裡那張慌張無助的臉蛋和那道不知所措的身影,讓我陷入極度不安。胸口鬱悶,幾乎已經感覺不到同情和悲傷,只有不安。
腦子急速的尋找救贖自己的方法,希望做些什麼,讓自己從那極度不安的情緒中解脫開來。於是,到這裡來。

來我這BLOG拜訪的朋友,請幫我一個忙。

讀完這篇文章之後,在心裡面許三個願:
願那現在不知在何處的靈魂,臉上身上的慌張無助和不知所措紓解開來,安息,不再陷於苦難及對之的執著。
願將來不再有這樣可怕的事。
願可憐的mingwangx能夠擺脫不安。

舊文重貼於 2009.11.26)

讓不安留在心裡

經過吃東西、看電視、聊天、讀書等活動,經過一夜,經過一些思考,我已經漸漸有辦法擺脫昨天那股不安的感覺。然而,我念頭一轉,決定不但不試圖忘掉這件事,不但不把不安驅離,反而要在心裡畫出一塊角落,讓那股不安一直留下。

我現在的想法是這樣的:

事實上,不管從身邊看到的還是從媒體看來的,我已經知道及將會知道的世間苦難太多了。娃娃車新聞裡的小女孩只是其中一個,而且還不算最可憐的。只是因為看報紙時我心裡面所想像出來的情景太過生動,以致於她的悲劇在我心裡引來如此大的不安。這不安,或許長久以來就在了,只是藉著小女孩這件事具體化了,在我心 裡形成一個鮮明的形象,讓我可以非常確實的感覺到。

如果我過去現在和未來,只會面對娃娃車新聞這一次悲劇,那麼我將盡快讓自己忘掉這件事;但是,這個如果是不可能的,相反地,我將持續直接間接的目睹悲劇發生。於是,我要把小女孩的身影留在心底,做為所有不安的象徵。一方面,讓所有不安有所歸屬,在心中具體化之後留在我可以掌握的地方而不是成為不可捉摸的陰影;另一方面,它將成為一種警惕,一種勉勵,催促我努力在各項工作上盡責,提昇自己的能力,企望有一天,有能力去對某些悲劇作預防、解決或彌補。

舊文重貼於 2009.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