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抗議達賴喇嘛訪加

關於中國抗議達賴喇嘛訪問加拿大的事,今天中文報紙裡沒什麼提,Taipei Times有一篇相關報導:
China lashes out at Canada for allowing Dalai Lama to visit

中國類似的抗議我們都多見不怪,大部分內容我沒有什麼意見。但是,裡頭有一個地方,我想提出來談一談。

報導裡寫:(粗體是我加的。)

In a strongly worded statement, the Chinese embassy in Ottawa pointedly compared the Tibetan issue with Canada’s past struggle to prevent francophone Quebec province going it alone.

We are surprised to learn that the prime minister of Canada is to meet the Dalai Lama during his visit," the embassy statement said.
“Our position is: We are strongly opposed to the Dalai Lama’s planned visit and any meeting with Canadian officials."
The Dalai Lama, considered a living god by followers, will visit Vancouver, Ottawa and Toronto during a visit between April 19 and May 5.
China warned that any meetings he has with Canadian government officials would be “a drastic departure from Canada’s current policy on the issue of Tibet."
“It will be construed by his followers as an encouragement to his separatist activities. We hope Canada, which has its own problem with Quebec will understand our position."

中國認為,加拿大曾阻止魁北克獨立,所以理所當然能夠理解中國此一抗議,並且,認為加拿大接受達賴喇嘛訪問是一件令人驚訝的事。

我當然不會知道加拿大的相關人士看到這些字句時的反應,但是我猜,大概會覺得啼笑皆非吧。
對於任何理念的推動者,只要他們沒有暴力行為,沒有違法的情事發生,一個民主國家不但不可能去限制他們的行動,更會盡責保護他們發聲的權益。加拿大政府再 怎麼不希望魁北克獨立,也不可能要求任何人或任何組織不准與推動魁獨者接觸,甚至,政府的領導者本身或許還跟魁獨人士有過接觸呢。他們絕對不可能理解中國 所說的,更不可能因為自己的魁獨問題而不跟達賴喇嘛接觸甚至去禁止達賴的活動。
(當然,他們還是有可能這麼做,但是不會是因為魁獨問題而生的「理解」,而是考慮與中國的貿易或其他現實因素。)
中國如果連這一點都無法理解,那麼大概世界上的很多人都會繼續無法理解他們。

舊文重貼於 2009.11.26)

20040402田野調查日誌:不靈光的GPS和唸四句聯的阿公

今天跑田野有兩個目的:試試借來的GPS接收器,以及用方言差異表做個調查。

下午1點多出發。首先,到海邊試試GPS。很不幸的,這個接收器顯然並不是很強,大概因為今天雲很多,所以搞了一個多小時只定位成功兩次。看來,它只能在天氣很好的時候使用。我想,接下來的調查暫時就不定位了,等天氣好的時候,再一次把所有調查過的點定好位。

放棄GPS之後,我打算到3月5號遇到的那個阿媽那兒去。做一下方言差異的調查。到阿媽家時,只遇到阿公。為了不想白跑一趟,就把表拿來問阿公。很順利地問完方言差異表之後,阿公告訴我他會唸四句聯。於是,我又意外收穫,錄了一批四句聯。

這對阿公跟阿媽真是厲害。阿媽會唱採茶歌,阿公會唸四句聯。我真的是運氣太好了!不過,從阿公興致勃勃地唸四句聯的樣子看起來,似乎平常沒有年輕一輩的人對這些有興趣。很正常,但是很遺憾。這個家庭的小孩擁有一對珍寶,卻未能因此受益。

舊文重貼於 2009.11.26)

初探維基百科

Wiki是一種開放的百科全書,所有的人都可以自由的參與寫作與編輯,詳細介紹請看這裡:http://zh.wikipedia.org/wiki/WikiWiki/%E7%B9%81

維基百科是第一個使用wiki系統進行百科全書編撰工作的計劃,請看: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6%AD%E5%9F%BA%E7%99%BE%E7%A7%91。(福佬話白話字也有一個開放百科全書: http://www.holopedia.net/ 。)

關於維基百科裡的簡體和繁體系統,花了一點時間去搞懂,初步了解是這樣:

http://zh.wikipedia.org/裡包含了簡體和繁體的所有頁面。

每個頁面都可能是簡體或繁體。 有的條目分別有簡體和繁體的頁面(例如:首頁首页維基百科维基百科)。 有的條目只有其中之一。 有的條目則是簡繁體字混在同一個頁面裡。

簡單的說,某個頁面可能會屬於簡體或繁體(但是不一定),而整個網站並沒有分成簡體版和繁體版兩個。

舊文重貼於 2009.11.26)

在植物園看到善狼在散步

剛才在塔內植物園善良分壇讀了linx寫的〈善狼散步-第一站[王貫英紀念圖書館]〉,突然感動起來。

到善良分壇好一陣子,加入板主行列也一個半月了,看著善良分壇越來越熱鬧,實在很是快樂。

剛到的時候,不諱言,善良分壇有點冷清。

慢慢的,有網友提供越來越多的資訊,介紹越來越多的網站,這裡有點熱量了。

真正帶來人潮的,應該是愛心拍賣。在五技鼠和其他朋友的努力下,愛心拍賣一場一場辦起來,整個分壇的造訪人數一下子增加了好幾倍。

現在,看到linx要一站一站的散步,看看身邊愛的小故事。知道一個新的主題又開始,代表著原來的朋友更頻繁地造訪而一群新朋友將進入這裡,忍不住興奮起來,忍不住對著電腦螢幕傻傻地笑,忍不住偷偷地想:

塔內植物園善良分壇或許真的能夠發揮一些力量,讓需要愛心的人和想付出愛心的人都能有所收穫。

舊文重貼於 2009.11.26)

難道真的要退回去?

下面這個留言板的#4005留言:
http://www.cbflabs.com/gstbook/allmsg.php3

下面這個討論串的第四頁:
http://www.lucifer.hoolan.org/forum/viewtopic.php?t=7613

我不是很懂朱老師的意思。

但是,「民主遊戲是以中產階級為主體之政治制度,絕不適合於賢愚有別、家長主導之群體」這句話我堅決反對。

民主不適合台灣,或者民主不適合華人世界這種論調,我一向目為逃避責任的說法。

看台灣現在的政治,或許會覺得很亂。但是民主在歐洲剛萌芽那時候亂成怎樣。如果歐洲不曾經歷那段時間,會有今天的成績嗎?

「賢愚有別、家長主導之群體」不適合民主,那要用什麼制度?專制?如果繼續專制,那就永遠都是「賢愚有別、家長主導之群體」。

等?等到幾時?看看新加坡,經濟多發達,社會結構也不差,民主在哪裡?

民主不開始,永遠別想得到成果。想要吃米嫌插秧腰會酸?那算了,餓死了好。

台北時報副總編輯Laurence Eyton說:

「當人民開始厭煩於周而復始的政爭,並為煽惑的意識形態所誤導時,民主就可能失敗。一九二○、三○年代的歐洲歷史可以證明這一點。反觀台灣今日極其相似的處境,就可以理解一次與二次大戰期間,民主在歐洲為何會潰不成軍。」

難道我們好不容易見到民主的曙光,就開始有人要喊著要退回去?難道真的要退回去?

我還是第一次寫這麼激烈的文,而且還是對前賢的回應。本來這是很不恰當的。我承認失態。但是,這一陣子聽太多台灣多亂多亂的話了,我忍不住想說一說我的想法。

舊文重貼於 2009.11.26)

石門鄉志

我前陣子去石門調查時順便到鄉公所拿了一本鄉志,裡頭有「語言篇」,呂嵩雁老師編纂。

〈第一章本鄉語言類別及分布〉很簡單的介紹石門的語言狀況。有一個表,裡頭有23個字每個村的讀法,這23個字主要是反應下面這些差異:uinn/ng、 iang/iong、糜buenn/bai/buai/ber/be、in/un、i/ir、ue/e、ueh/uih。

〈第二章語音系統〉頗詳細,有閩南語和永定客家話,閩南語部分有聲母、韻母、聲調、聲韻調配合表、連續變調、文白系統,永定客話部分只簡述語音特點。

〈第三章普通詞彙〉列了880個詞彙。

最後有一個發音人的名單,每村至少一個,至多三個。

我第一次看到鄉鎮級的地方志有這麼詳細的語言篇。而且這本書的其他部分也寫得很精彩。

令人印象深刻!

舊文重貼於 2009.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