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雷鋒迷

今天《中國時報》有一則新聞:〈喜歡雷鋒的老外 翻譯日記出書〉,裡頭這樣描述一個「喜歡雷鋒的老外」:

羅傑斯二○○五年到北京工作,由於英年早逝的雷鋒,被共產黨史塑造成青年革命神話象徵與樣板,羅傑斯先由計程車司機的介紹,認識了這號人物,最後竟至迷戀,在羅傑斯辦公室的文件櫃裏,擺滿了雷鋒的塑像、宣傳畫報和相關書籍,都是羅傑斯的中國友人所贈。「喜歡雷鋒的老外」也成了羅傑斯的綽號。

更屌的是:

二○○七年六月,羅傑斯跳槽到銀行工作,終於著手翻譯,每天無論多晚下班,都要抽出兩三個小時,加上中國女友的幫助,兩個月完成了英文版。這本由羅傑斯出版的《雷鋒日記選》,是一本廿八頁的小冊子,選取了廿二段雷鋒日記,中英文對照。

這個老外真是我要好好學習的對象。雖然我自稱台灣的頭號雷鋒迷,但是我收藏品不過是一件 T 恤一本書,而且身在出版社的我,似乎也對台灣人認識雷鋒毫無貢獻,比起羅傑斯實在是太丟臉了。

或許我真的該好好地努力努力,不要辱沒雷鋒迷三個字了。

廣告

雷鋒怎麼還不來台灣?

不是聽說《雷锋1940-1962》已經被聯經買下版權了嗎?怎麼都無聲無息啊?到底什麼時候可以看到繁體版《雷鋒1940-1962》上市呢?

我這個自稱台灣頭號雷鋒迷真是等得很不耐煩了。

去年去北京書展的時候,到天橋商場買了一件繪有雷鋒頭像的 T 恤。現在都捨不得穿了,因為近期大概都沒機會去中國大陸了。

2006北京書展

相關舊文:

《紅軍:1934-1936》入手

今天,一直找不到的《紅軍:1934-1936》,終於讓我買到手了。

《紅軍:1934-1936》是《雷鋒:1940-1962》編者師永剛另一本備受矚目的書,先前光是看網路上找到的訊息就覺得一定超讚,今日拜讀果然非同凡響。老實說,如果我不是雷鋒迷,我一定會說《紅軍:1934-1936》超越了《雷鋒:1940-1962》。

我在讀《雷鋒:1940-1962》之前就是雷鋒迷了(事實上,正是對雷鋒的喜愛讓我讀這本書並且開始關注師永剛的作品),但是師永剛把雷鋒之所以值得為我的偶像明白點出:不是以一個道德樣板,而是以他的個人風格及對個人風格的毫不遮掩。這是我原本無法具體弄清的。

同樣地,而且更淋漓盡至的,長征的隊伍在《紅軍:1934-1936》中,以其魅力而非以其光榮與偉大吸攝了全世界的目光。

這樣的另類解析,事實上也是《切.格瓦拉畫傳》的成功之處。只是,格瓦拉本來就帥氣,所以點出他造成在歷史上以及在當代的風潮沒有那種醍醐灌頂之效。

相關舊文:

聯經要出《雷锋1940-1962》

剛才要在HEMiDEMi嗜書症候群「年度好書」活動「非文學類」書單裡推薦《雷锋1940-1962》。順手在網上搜尋這本書的相關訊息,赫然發現,聯經已經買下它的版權,將在台灣出版這本書(這裡說的)。

真是個令人興奮但是又有點失落的消息。

注意師永剛好一陣子了,一直覺得他的東西,不僅僅在中國,而是在整個華文出版裡,都有非常特出的風格。總是在想,如果可以,試著引進他的書到台灣來。
之前得知,原本就很喜歡的《切.格瓦拉畫傳》(聯經出版),原來也是他的作品。現在看到《雷锋1940-1962》和《红军1934—1936》也要由聯經出版繁體版。雖然成功不必在我,但是總是希望自己能夠參與。

值得注意:師永剛

會注意到師永剛是因為《雷鋒(1940-1962)》這本書。

(我是個雷鋒迷。中國這位影像印象深刻度僅次於毛澤東的人物,在台灣鮮少人知道。知道他的,多半和我一樣,是因為「東北人都是活雷鋒」這首歌。不過,像我一樣持續留意他,最後變成雷鋒迷的,大概就是幾乎沒有吧?)

知道有《雷鋒(1940-1962)》這本書之後,我就想買。當時我們經理說,中國大陸的書,要樣書就好,不用花錢買。但是等了半個月,我實在等不及了,上禮拜六,就跑去上海書店買下來。

今天,偶然發現,《雷鋒(1940-1962)》編者師永剛,編了不少畫傳。在Google上東搜西讀,看來,這位師永剛儼然成為這方面的執牛耳者了。真是佩服佩服!

中國出版界值得注意的人物越來越多,實在一則以喜一則一憂,以喜是樂見華文出版人才輩出,以憂是自己孑然一身一無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