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競選的第一份文宣

這是2010年競選的第一份文宣:

這是2010年掛在捷運站裡的燈箱廣告:

P1210133

廣告

選戰檢討會中的不插旗爭議

今晚在總部二樓辦了一場選戰檢討會。出席的除了少數幾位之外,主要都是選區內的支持者。會中談票的分布、談組織戰、談媒體、談病毒式行銷、談選後工作,談了很多。

進行的方式,是由參與者提問,我來回應或回答。大部份答案都算是讓人滿意,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插旗的問題。

在地鄉親中有不少人對我不插旗幟是不以為然的。這點我一直很清楚,只是沒想到,即使已經選完,即使他們對選舉結果基本上算是欣慰,他們依舊無法接受不插旗這件事情,進而一再探問四年後要不要插旗。

然後討論就由這件事情上綱至選戰決策的程序與主體,老實說,講到這裡,對話就變得不是很愉快。

幸好,這些老鄉親跟我的關係和感情早在選前一起為反淡北道努力的時候就有了,而他們都是為淡水的文化和自然環境努力貢獻一生的人,我總算是能用誠懇獲得他們的諒解(雖然說這個諒解似乎是不包括不插旗的決定)。

我想四年後我還是不會插旗,但是這次我希望我可以讓他們放心接受不插旗。

選戰媒體曝光總彙整

青年返鄉、復育農業

不一樣的選舉方式

同志身分

選前分析

選後評論

其他

選後來聊聊——王鐘銘選戰檢討會

時間:12月3日 晚上8點
地點:王鐘銘競選總部二樓(淡水鎮民權路145巷1號)

得票結果
全選區:8,321票(7.5%)
石門區:242票(3.37%)
三芝區:538票(4.48%)
淡水區:7,061票(9.56%)
八里區:480票(2.68%)

今年,我參與了新北市第一選區議員選舉。過程中,包括政見和競選策略,要作什麼事、不作什麼事,我和競選團隊做了很多決定。這些決定,在選後很值得來檢討一下。而對選舉結果,我們也可以用不同的角度來解讀和分析。除此之外,既然我確定將繼續走在政治參與的路上,那對接下來的幾年,我會有什麼樣的想像,也很有意思。

邀請大家一起聊聊!

落選感言

雖然沒有當選,但是我得到了八千多票。這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有八千多個人,其中大部份都不認識我,願意支持我、選擇投我一票。

這真的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件事情之所以能夠發生,當然要先感謝我的團隊,我有一個很棒的團隊,很努力的工作了好幾個月。但是,更重要的是:我看到,有這麼多人期待環境可以有一個好的改變,而當他們發現這改變有機會在這次選舉中實現時,他們都想參與其間,所以,這一路走來,有好多人出力出錢、好多人支持鼓勵。走在街上有人告訴我「我幫你拉到了五票」、「十票」,網路上也總是有人跟我講類似的話,也就是說,當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一個人,而他喜歡我所說的,我就總是會拉到不只一票、不只兩票。

我相信,這些期待改變而且期待參與改變過程的人們,還會陪我走接下來的路。我會繼續努力以政治參與來為環境帶來好的改變,這是我想做的事,也是我會持續做下去的事。

最後週日的活動紀錄

11月21日是選前的最後一個週日,競選總部企劃了一次最後衝刺的活動。而活動結束後,當晚我在捷運站旁做了好幾段街頭演講。

感謝公民記者把這些紀錄下來。

選前最後週日活動

http://media.peopo.org/Player_PTV.v2.swf?v=f92faf0d

PeoPo 公民新聞 by 小尖兵

捷運站旁街頭演講

http://media.peopo.org/Player_PTV.v2.swf?v=82260cc0

PeoPo 公民新聞 by 小尖兵

政見白皮書(2010 市議員)

※ 環境補貼:

今年夏天,苗栗大埔毀田事件給我們的社會投下一顆震撼彈,也在青年學生之間燃起了一股關注農村的風潮,然而這事件體現的卻是台灣長年以來對於農業、農村與農民的壓迫,已經到了整個社會將共同付出代價的時刻。

鐘銘是一個淡水的農田裡長大的孩子,成年之後在台北都市生活打拼,這些年來也強烈受到這個議題的牽引,而自然地發現了在拯救台灣農業的立場上,淡海地區所可能發揮的關鍵作用──淡海地區的三芝與八里,長年以來擁有的農地比例一直在全台名列前茅,並且由於淡海一帶少有工業發展,這邊的土地與水也少有汙染問題,若是輔以積極的農耕振興政策,不但可利用三芝、八里的這項天然優勢創造出與花東一般的生活環境,也可以在綠色經濟的層次上發展新的產業、新的就業機會。

經我們青年團隊於競選籌備期間的實地走訪,三芝與八里已經有一些優異的小農個案,因此鐘銘若可進入新市議會,則將敦促新北市府在這些成功的基礎上,以實際從事利於環境友善的農耕法,作為政府提供環境補貼的對象──並務使其高於現行的休耕補助。如此以積極的態度來照顧農業的復甦。

※ 青年返鄉:

許多關心台灣土地問題的研究或社會評論者都指出,拯救農業的唯一法門,就是讓青年進農村,而對淡海地區而言,亦然。如果我們應該鼓勵青年進農村,那麼我們就可以鼓勵青年進淡海,無論就振興農業或者活化淡海新生命而言,鼓動青年的參與,都是至關重要的事。

我們的青年團隊共同認為,政府應以青年回鄉補貼的方式,搭配與關注農業的民間團體共同推動青年農業培力工作坊,讓被這一波農業運動、環境運動所吸引而渴望離開都市、進入農村的優質青年,可以得到實質的補貼,成為建設新鄉村的重要新血,以嶄新的活力注入一個新的農業世代。

在許多歐洲國家,因為政府積極地注入資源並鼓勵青年務農的獎勵措施之下,人民已經可以從小農自耕、環境補貼以及創造「市民品牌」的方式得到很好的生活品質與豐裕的收入,過度工業化已經使得台灣國土愈來愈不安全,社會需要綠色的新力量,這個力量就在青年的身上。

※ 廚餘變現金

在新北市隨袋徵收的基本原則下,我們還將提案新北市政府以「廚餘變現金」的措施,結合垃圾減量與資源再生,讓廚餘成為綠化市鎮、增加校園綠地的有機堆肥,甚至發展成為家家戶戶美化環境時的實質補貼。

有效的廚餘回收必須要解決市鎮生活上班族無法每天配合垃圾車時間的痛苦,因此廚餘變現金政策的重點在於以市府的資源,於鄰近社區處設置由專人每日替換、清洗的廚餘回收桶,如此上班族不需要為了無法配合垃圾車時間,而忍受家中屯積垃圾的焦慮不安,小商家或吃食餐廳也不需要為了每日產生的廚餘量及衛生問題而傷透腦筋。

有機堆肥作為都市綠化的資源,可以讓我們的生活綠地更健康,減少的垃圾量不但減少垃圾袋支出,在「環境補貼」的層次上也可以製造市民集體的獲益。

※ 文創生根

淡水、三芝,可能是整個大台北吸引了最多最活躍藝術家與文化工作者來此居住的地方,然而淡海區一直被認為沒有年輕人的就業機會,或者只被認為是個台北客假日休閒的場所,而我們的青年團隊則認為:以爭取市政預算協助淡水、三芝,駐地工作的創作者發展在地組織,甚至鼓勵較多的文化創意資金投注於此,都可以達到使我們的生活更活潑、有趣的目的,也能讓淡水或三芝變成一個人們一來,就會明顯感到她跟別處都不一樣的地方。

除此之外,我的青年團隊也主張,淡水有許多需要積極保存的文化資產,例如重建街,或者其他的文史古蹟,我們需要努力的保存這些記存市鎮歷史的建築或地景,讓淡海是一個有文化底蘊的所在,讓年輕人願意將淡海視為一個可以實現理想的地方,如果每一個國家都要有一個文化重鎮,那麼我們會說,淡海就可以是那個地方。

※ 石門核一

石門鄉有台灣第一座的核電廠,自民國六十七年啟用至今,這座核電廠便供應全台市民日常用電需求至今,但是石門鄉卻長年以來面臨青年人口流失、市鎮凋零的窘境,以及農、漁業嚴重的沒落,而今年台電甚且在吳育昇立委等人的護航之下,預備再在石門鄉興建一個核廢料的乾式貯存槽;與此同時,石門鄉緊鄰核一廠處,已然發現引發安全疑慮的活斷層,然而依法原應於民國108年除役的核一廠,台電方面卻正在爭取延役至民國128年,這一切,對於石門鄉居民都是近在眼前的危險與傷害。

我們認為,石門鄉要與新北市一同重新擁有幸福與安全的生活,首先就是台電不能再以不痛不癢的電費折抵來當作對於一般居民的「回饋」,他們應該實質負擔起居民健康風險、福利照顧與生活補貼、環境補貼的責任,並且我們的青年團隊希望能於當選之後,督促新北市政府積極介入,以民間長期耕耘核能議題的NGO綠色組織,結合如原子能委員會成立公平專業的環境評估委員會,扮演督責、監督台電安全執行的角色,為石門鄉以及台灣的核能安全把關機制建立新的典範。

※ 綠色交通

過去政府一直把興建道路等硬體設施當作交通問題的唯一解決方案,每次遇到交通阻塞的民怨時,就提出一條新路來對應。目前淡海地區,就有淡北沿河快速道路、淡海大橋、輕軌等大型交通建設案正在研議中。然而我們的青年團隊認為,解決交通問題有更好的方案,絕對不應該把思維限制在道路建設上。

如何使大眾交通工具成為居民需要長途移動時的優先選項,應該是交通政策首要關心的議題,而這一項任務絕對不是蓋軌道買車輛就能完成的。路線規劃、費用、不同交通工具間的轉車接駁、下車後的人行道等,都必須完整考量。在整體環境都變得友善之後,大眾交通工具當然就能取代大部份的小型車使用。

至於兩公里內的短程移動,步行應該是最理想的方式。但是,公部門必須要提供舒適而且安全的人行空間,否則沒有居民願意走在崎嶇不平、處處阻礙、人車爭道的路上。

綠色交通不能只是空洞的口號,必須有完善的計畫和確實的政策執行。

※ 無障礙交通

無障礙的設置不只是有利於身障者,也攸關年長者以及婦幼的生活。台灣社會進入高齡化時代,因此無障礙已經不是身障者的專屬議題,而是全民都應該重視的事情。將所有交通環境全面以無障礙標準來打造,是地方政府的重責大任。

人行道和巷道內馬路都要符合無障礙需求,換掉不適當的路面鋪設材料,移除不必要的路柱和溝孔蓋,不同高度的路面在銜接處設置坡道或順平。火車站和長途客運站等場所,都必須設有完整的無障礙設施與動線規劃及標示。目前新北市內的無障礙公車數量嚴重不足,應提出公車無障礙推展期程,盡速添購,公車在汰舊換新時則應該一率採購無障礙公車。

以上細節只是舉例,為了無障礙空間的全面化,應當在所有交通設施、所有公共建築的設計時,就讓通用設計的相關人員參與討論,也就是說,無障礙設施不應該在建設完成之後補上,而是要一開始就包含在設計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