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我最想做的就是高概念小說

容我用很粗糙、很簡化、很武斷卻又很籠統地描述一下我最近的工作焦慮。

假設,把閱讀書籍所得到的收穫,分為事實(或八卦或其他看起來像事實的東西)、知識(或秘訣或其他看起來像知識的東西)、情感(或情緒或情結)、想像四種。在書籍這個媒介上,前三者大興其道,想像的市場則越來越蕭條。

在科普、報導文學、散文、詩集這幾種過去被認為是票房毒藥而現在都得到了一定程度基本盤的同時,小說這種想像的文字載體,卻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迷。特別是,小說裡,缺乏與現實的議題連結也缺乏撩動人心的文字魅力也缺乏或深或淺的理論基礎而只會平鋪直敘講故事的那些作品,就更是乏人問津了。

偏偏我最想做的,就是小說。

借用另一個字眼來換個角度說,高概念。高概念其實有好幾個不同面向,我這裡只用其中一種,簡單的說,高概念就是:用少少幾句話就可以講到讓人聽懂是整個故事在幹嘛。

高概念曾經是吸引力的代名詞,但是,它已經不再無往不利了,現在,細節才是關鍵。

偏偏我最想做的,就是高概念的小說。

以上這些說法很粗糙、很簡化、很武斷卻又很籠統,卻讓我每天都糾結個沒完沒了。

廣告

《匿名工作室》登博客來文學新書暢銷榜

賀:《匿名工作室》登上博客來文學小說類新書榜

4.19 文學新書暢銷榜 77
4.20 文學新書暢銷榜 46
4.21 文學新書暢銷榜 43
4.22 文學新書暢銷榜 41
4.23 文學新書暢銷榜 43
4.24 文學新書暢銷榜 44

(感謝啟明聖修做的博客來排行榜爬蟲網站 monster101.com ,查找超方便!)

匿名工作室

廿四種翻譯版本的《人的城市》

丹麥建築師揚.蓋爾的《人的城市》超強,有廿四種翻譯版本。上個禮拜,第廿四種語言,阿曼王國首都馬斯喀特市政府出的阿拉伯文版,已經發行了。

年初,繁體中文版製作最後階段,我嫌原封面的圖不好看,請美編另外找圖,做了新封面,但是被蓋爾教授打回票。現在看到這張地圖,感到慶幸當初有乖乖聽話。

《人的城市》的24種翻譯版本

Cities for People的24種翻譯版本

披薩形和圓形的跨媒體敘事經營

在時代雜誌授權關鍵評論網的〈一窺重塑漫威漫畫的神秘大師-Axel Alonso〉中,寫道:

「當我說漫畫有個獨一無二的機會,提供電影愛好者實驗性的點子,阿隆索皺了皺眉頭說:『我要澄清一件事,我不認為我們是研發部門(R&D)』,接著說:『這是死路一條,而且會讓我丟了飯碗。』『我們必須走出自己的路來,』他補充道。」

我反覆咀嚼這一段。

當我們把跨媒體敘事視為經營核心目標時,也不能忘記:我們不是研發部門,我們自己也在生產產品。在我們的概念授權出去做別人的產品之前,我們的產品本身就必須要成功。

請看看這張圖:
跨傳媒體敘事pie
這是跨媒體敘事的示意圖,紅色和綠色的線是我畫上去的。

經營IP產業,往往都是想直接做一個紅色的比薩形狀,也就是說:改編本身成了最優先、最重要的事情。

但是我希望我們可以先做綠色的部分,也就是說:故事、世界、故事與真實世界的連結、敘事結構,等等,這些工作本身就要扎實,再去尋求改編。

我們是出版社,我們出的是小說,不管跨越多少媒體,小說就是我們最重要的產品。

大眾、通俗、暢銷、主流

今天不少時間花在搭車,有時間讓腦子轉來轉去亂想一些事。想得最多的,是四個關鍵字:大眾、通俗、暢銷、主流。它們都可以後頭加上小說或書或文學,變成一個更明確的詞。它們之間,有所重疊,又有點差異。由於我視為最核心目標的是大眾,所以就拿它來一一比對,找出它跟其他關鍵字的差異。

大眾跟通俗:大眾指的是目標受眾的範圍廣,相對的是小眾、分眾,通俗是某一種對內容或形式的形容,相對的是菁英、高貴、深奧。兩者有很高的重疊,但是並不見得是完全的正相關,也就是說,不是越通俗就越能廣為被接受。俗到一定程度,往往又變成一種小眾次文化了。雅俗共賞才是最大眾的。

大眾與暢銷:大眾指的是受眾廣,暢銷指的是受眾多。有些暢銷不見得是大眾,比方說,在一個族群裡有非常高的市占率,雖然侷限在特定次文化,但是加起來的受眾仍然很可觀。由於我最在乎的是大眾,所以並不是賣得多就達成目標,重點是是否能跨越不同年齡、不同背景、不同興趣、不同次文化。

大眾與主流:我想了很久,大眾跟主流的差異是什麼?有點不得要領。一個比較不很妥善不很完整的想法是,大眾是由下而上的,因此更多元,主流是由上而下的,因此往往很單一。不過這個想法似乎太武斷太隨意。

把網路小說拉回大眾小說

我在2006年進出版社上班,但是到2008年我才開始認真思考本土作者的小說創作經營,一直到2009年年底我離開出版工作,那兩年我在找尋作者和認識市場之間苦苦掙扎。過了這麼多年,我重新再回到這個戰場,發現自己依舊是那個徬徨的菜鳥編輯,沒有半點可據以發展的基礎。

由於記憶力奇差,我常常是事情做到一半才發現以前做過。例如,今天翻找資料,偶然看到自己曾經出過兩本暢銷作者的轉型之作,他們都試圖在原有的網路小說之外闢一條新路。讀了那些和作者往來的舊信件,我才發現,喔,原來那麼久以前我就嘗試過把網路小說拉回大眾小說這個艱困任務。

老天安排這時候讓我重溫記憶,對現在正陷在泥淖中的我來說,不知道該將它視為更全心投入的天命徵兆,還是莫重蹈覆轍的溫馨提醒?

缺一不可

在計劃裡,「以授權為營運核心」、「跨作者的虛擬宇宙」、「跨媒體敘事」,是三項彼此獨立又密不可分的概念,而它們一起呈現在新擬合約裡作者和出版社分別擁有著作權的不同面向,而且權利讓渡是永久的。我認為,這些條件缺一不可。

今天要簽約了。感謝現在有三位作者同意這樣的作法。即使他們多多少少會擔心,都決定信任我。真的很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