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誠品站談DRM-Free

2009.10.8 – 在誠品站談數位出版

以後我想主要想談的事情簡單地說只有兩點:一,DRM 的不可行,包含技術上的不可能和理論上的不應該,二,在 DRM 不可行的數位時代,創作和出版會變成怎樣。不聊的很多,比方電子書這個硬體、能夠提供類似功能的其他硬體、紙本書的存活與否、出版流程的改革等等,這些都是材料工程和界面設計的專業領域,輪不到我多嘴……。

2009.10.13 – 沒有 DRM 的世界長什麼樣子

所謂沒有 DRM 的意思是,當一個數位內容檔案被購買之後,出版商和通路除非跟消費者協調回收,否則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再控制這個檔案,也就是說,消費者買了數位內容檔案之後,他高興怎麼閱讀,怎麼拷貝,分享給誰,甚至把這個檔案拆開來或者轉成任何形式,出版商和通路都無從干涉,更不可能有刪除、鎖住檔案使之無法使用的事情。

2009.10.19 – 開始談為什麼不要有DRM

要談為什麼 DRM 並不可行,分成兩個部份。第一個是,不可能。第二個,不應該。第一點很好理解,畢竟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多多少少都用過所謂「盜版」的東西,這些東西,不管是影片、音樂、軟體還是電子書,不少都是以某種技術鎖住,讓它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無法使用,而即使有了這些五花八門的技術,所謂「盜版」的東西依然滿天飛,因為總會有人找出辦法破解這些技術。

2009.10.29 – 先來抽象地談根本問題:copy

由於複製成本幾近於零,複製而出的商品價值被稀釋,出版商和通路當然會害怕。他們過去掌握在手裡最重要的東西就是出版品的版權,即所謂的 copyright,原始的意義就是複製的權利。現在這個權利因為複製成本降低而變得無足輕重。這當然不行!於是 DRM 就出現了。

2009.12.3 – 應該要感謝亞馬遜

很多人用一個比方來形容一九八四事件:書店在賣給你一本書之後,偷偷潛入你家,把書偷走,然後把書款留在你的書桌上。乍聽之下,我們很容易產生一種印象:亞馬遜犯下了嚴重的罪行,毀損,竊盜,或者?事實上卻不是可以輕易這樣判斷。

2009.12.17 – 從連線與同步談隱私與控制

在不連線的狀況下,DRM 幾乎對破解毫無招架之力,因此保持連線是加強 DRM 抵抗破解的一個方法。這就引出一個過去討論 DRM 時可能忽略的問題:隱私與控制——這是繼財產權的省思之後,Kindle 的又一巨大貢獻。

2010.1.11 – 顛倒的法律制定

反規避條款從剛制定時就備受爭議,許多學者都認為這些條款侵犯了合理使用的領域。不過,目前看起來,這些條款還沒有被修改的跡象,而我認為應該定出來保護讀者的法律,則是連個影子都沒有。

2010.1.26 – 比絕版更可怕的事

也就是說,當你把一本書買回家收藏在書櫃裡,除了蠹蟲和雅賊之外是沒什麼好擔心的,等這本書絕版了,你不但能毫無障礙地繼續讀這本書,還可以因為它變得奇貨可居而沾沾自喜,但是如果你買回家的是帶有 DRM 的數位內容,你擔著很多風險隨時準備失去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