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綠黨聯合募款晚宴=王鐘銘X梁益誌

【彩虹綠黨聯合募款晚宴=王鐘銘X梁益誌】

時間:11月7日週五19:30
地點:KIKI餐廳復興店3F
地址:台北市復興南路一段28號

綠黨在台灣的性別平權運動裡從不缺席,而同志族群對綠黨也越來越熟悉。從二O一O年五都選舉中的同志參政,到二O一二年立委選舉中提出「打造零歧視的彩虹夢想--第八屆立法委員選舉綠黨共同政見」,再到今年地方選舉中鐘銘與益誌的參選,綠黨不但展現了推動性別平等政策的決心,也持續接收到同志族群以及關心平權直男直女的相挺熱情。

今年鐘銘再戰新北市市議員選舉(第一選區八里淡水三芝石門),而益誌則是返鄉參選高雄市議員(第七選區三民),同樣以出櫃同志身分爭取鄉親們的選票。

然而選舉不但是理念的競爭,同時也是資源的考驗,儘管綠黨候選人展現不同於傳統政治的選戰創意,但是基本的財務支持仍屬必要,因此,十一月七日,王鐘銘和梁益誌將舉辦聯合募款晚宴,希望募集最後階段衝刺的資金,為選戰加滿燃油,一鼓作氣爭取勝選。

認購餐券: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JpbS2I-kKfMSfN63nGguBo5ExYcxekhod9YrXuh134o/viewform

王鐘銘X梁益誌

性別平等教育法修訂之後續監督觀察

按:這篇文章的作者是我的辦公室主任黃子安。他針對《性別平等教育法》函洽教育部詢問,並且寫了這篇文章。接下來會繼續關注這個議題。此外,他也將在教育部針對性別平等教育所辦的公聽會中,從這次修法來談國中小採用多元性別教育課綱與教材是勢在必行的。

《性別平等教育法》修訂之後續監督、觀察

今年6月7日立法院修訂《性別平等教育法》,6月22日總統簽署公布,除了該法過去防範的性侵犯與性騷擾,也增加了性霸凌的防制,並且對性侵犯、性騷擾以及性霸凌增加了學校職員的通報義務。新修性平法對性霸凌的定義是:「五、性霸凌:指透過語言、肢體或其他暴力,對於他人之性別特徵、性別特質、性傾向或性別認同進行貶抑、攻擊或威脅之行為且非屬性騷擾者。」

這次修法與過往最大的不同,在於性平的機制以前只防制身體性愛上的不當接觸,擴及到了心理與社會多元性別的保護。我們認為,這次的修法能保護學校中因為不同性別表現而受到欺負的孩子們、提供教育現場的老師處理類似事件的依據,無疑是一種進步。但由於性霸凌跟性侵犯、性騷擾有一個根本性的不同,就是性霸凌必須綜合心理、校園人際關係的判斷,而不同於性侵犯、性騷擾有身體界線上較為明顯的判斷,這樣不容易清楚判斷的標準增加了執行上的困難;另外因為這種判斷的困難,衍生有通報義務的教職員也一樣愈有困難。為了能達到真的保護校園中多元性別的存在,我們認為需要對這次新修性平法做比較細緻的檢討。

對這次的修法,我們主要認為有以下的疑問:

  1. 從定義看來,實行的手段可能包括暴力的語言,但語言的暴力不如肢體的暴力,應該要如何認定?
  2. 尤其是學校老師或輔導人員,出於教學或輔導對於學生性傾向的否定和改變,是否可以符合其他暴力的定義?
  3. 啟動性平法調查的機制有受害人申請、旁人檢舉以及教職員通報等,而關於旁人檢舉在性霸凌中,因為性霸凌保護的並非有清楚的身體界線,若對旁人來說看起來像是性霸凌的狀況對當事人兩方主觀都沒有這種感受,應該如何處理?會不會因為檢舉反而多處理不需要處理的狀況,造成困擾和語言上的寒蟬效應的狀況?
  4. 對教職員的通報義務是不分教學還是行政,甚至是工友都一體適用,這樣不分職務權責的義務會不會對部分教職員造成過重的負擔?例如沒有長期跟學生接觸的工友偶然遇到學生之間欺負的狀況,因不諳同學之間人際相處狀況而漏為處理,也要因未盡通報義務而受罰,是否有不妥?

我們就以上疑問正式函文洽教育部詢問,教育部針對以上詢問回應大致如下:

  1. 語言是否達到性霸凌的程度,只要有法條中定義的後來的狀況(也就是「對於他人之性別特徵、性別特質、性傾向或性別認同進行貶抑、攻擊或威脅之行為」)就算,並不因為是語言就有何種特別標準。
  2. 確定校方的教學輔導,也要尊重學生的性別相關的特性,並納入考量。
  3. 啟動了校園性別平等委員會的處理機制後,如果是旁人檢舉,必然會請當事人雙方答辯,並不會只依旁人認定成立。
  4. 教育部也發現到了通報義務權責分工的問題,並且發文請各學校在防制準則中規定,以釐清權責。

我們認為,關於性平法的種種細節,教育部的回應顯示對於這些執行上可能遇到的困難已經有了考量,但這些考量並不能直接從新的法條中看出來,所以我們認為下一波重要要監督的目標在於為了這次新修法而修訂的「施行細則」以及「性侵害或性騷擾防治準則」這兩個子法。尤其是教學輔導,可能會構成性霸凌定義下的其他暴力;而學校內的通報義務,需各校針對權責及職務分工,明定在各校的防制規定,這兩點並未見於子法之中,應該要清楚載明。我們將在教育部修訂子法的公聽會時持續參與、監督,以求完善。

公文:

公文

公文

拒絕性別霸凌 需要你們的奮戰

按:這篇文章是受《中國時報》的「台灣潛力100」專題邀請而撰寫,是給青少年同志的一封信,刊載於7月8日A4版,原題為「我們在乎,因為你在乎」,編輯改題為「拒絕性別霸凌 需要你們的奮戰」,更為貼切。底下貼的是未編輯過的原文,跟刊登在報紙的版本沒有太大差別。

給青少年同志:青春期,在你們當中的某些人看來,是一段甜美而無敵的歲月,但是卻是其他一些人人生最苦惱的一段黑暗時期,而不管甜美或是苦惱,總是都會扯上性與性別。

對許多家中校內的長輩來說,性是一件難堪的事情,無論如何只指望不出亂子、照著「常規」走;對你們的同儕來說,性是一個帶來騷動的話題,任何風吹草動都可以引發激烈反應,有時甚至帶來暴力;而最重要的是,對你們自己來說,性是這段日子裡頭生活中很難不去關注的面向,無時無刻心思總是繞著它轉。

這種內在外在處境都極其複雜且強烈的情況下,一個青少年,在關於性的任何一點上,不管是喜歡哪一種性別的對象、認為自己是哪一種性別或是言行舉動帶著哪一種性別的特質,只要稍微有異於主流價值武斷認定的那種「正常」,就很容易受到來自長輩、來自同儕的壓力,或是來自自己內心的動亂,而陷入苦惱;如果這時周遭的環境太過不友善而且缺乏支持,就很容易走到令人遺憾的極端路子上。

去年開始,由於屢屢發生與性別有關的校園霸凌、街頭暴力和青少年自殺案件,世界各地興起了幾項運動,有直接向青少年同志伸出手的「It Gets Better ㄟ卡好啦」、有各界相挺關注性別平權議題的「We Give a Damn 我們在乎」,也有從壓迫最大的基督教會中發起的「Believe Out Loud 大聲相信」。

而在台灣,由於與國外類似的霸凌、暴力與自殺,也由於保守團體散佈恐同謊言與反同暴力,激起了大眾對青少年與同志兩項議題結合的關注,不但讓許多長期致力同志平權的個人與團體再度挺身而出,這件事情的影響更遠超出原本的同運圈,許多人以行動表達對青少年同志的支持、對平權的堅持、對性別霸凌的拒絕。不但在台北、高雄,甚至連屏東、花蓮都舉辦了同志遊行,讓彩虹旗飄揚在街頭,就是一個例子。

這種種,恐怕無法直接幫助任何一個青少年同志——在某些時刻,你們終究要獨自面對某些事情,終究只能各自掙扎走過某段道路。但是,在你們為自己奮戰的同時,如果有援軍可以幫忙擋掉一些惡意的敵視,幫忙修正環境的不公平,你們就可以把你的力氣,花在真正的困境上,面對自己的情緒、生活實際、人際關係,專心奮戰。

而我更想讓你們知道的是,你們的奮戰將會成為其他人的支援。美國總統歐巴馬在他的演講中有一段最令我感動,他說:

「你可以看到,漸漸的,你與眾不同的地方將變成你驕傲的來源、力量的來源。當你往回看那些你用熱情和智慧所面對的掙扎,那不只讓你自己度過難關,它還幫助你幫助這個國家變得更好。我的意思是,你將會幫助我們對抗歧視,不只是對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的歧視,而是所有形式的歧視。」

出櫃是一件大事,我們需要彼此的支持

我剛才看到了一則很讓人遺憾和憤怒的消息:《星洲日報》報導,〈15同性戀者網上出櫃 首相署回教局高度關注〉,一群大馬同志發起了馬來西亞的It Gets Better運動,透過短片在網路上出櫃,首相署部長拿督斯里加米基爾因此下令回教局嚴厲監督同性戀網上公開出櫃的狀況。

我是一個中學在班上出櫃、大學向父母出櫃、當兵對同梯出櫃、出社會在職場出櫃、競選市議員時透過媒體對公眾出櫃的男同性戀。像我這樣的人,有時候會忽略,出櫃是一件大事,有時候會忘記,自己以前也曾經承受過那種壓力,有時候會無法想像,在世界上的其他角落有著自己從來沒有遇過的艱難處境。

出櫃真的是一件大事,但是也因為它的重大,會帶來力量。出櫃所承受的壓力,就像物理課本裡頭說的靜摩擦力,強度很大,很難突破,但是一旦突破,就會讓後面的前進變得相對來說順利容易。

出櫃的靜摩擦力,在很多情形下,不是一個人可以獨力推得動的,尤其當主流社會價值、國家機器、宗教中的基本教義派合力施壓,再混合家庭、健康、經濟等個人因素,如果沒有來自友善環境和同志社群的支持,將是不可承受的沈重。所以,向彼此發出鼓勵的聲音,甚至伸出實際的援手,都至關重要。

雖然每當多了一個人終於走出櫃子,就會成為下一股抵消靜摩擦力的新力量,但是我們總是要謹記著這樣艱難的前進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出櫃是一件大事,我們需要彼此的支持。

相關連結:

It Gets Better ㄟ卡好啦 首波字幕

It Gets Better
ㄟ卡好啦

因為你沒有做錯事,因為你不是一個人

真光福音教會主任牧師 張懋禛
「有一天,你將會像毛毛蟲變成蝴蝶一樣,你會長出翅膀,你會有力量飛起來,那一天,你將可以看見這個世界是美好的,但是我需要你,給自己時間,讓自己長大。」

兆慶
「其實社會的狀況都正在慢慢變好,所以我想我們要做的只是保護自己的生命,我們只是需要把自己像小動物一樣好好呵護,好好長大,然後睜大眼睛看這個世界會怎麼改變。」

黃阿克
「我總相信,只要撐下去,把時間多拉得久一點點,我們就有可能看到它變好,可是如果現在我們就決定放棄了,不要了,那我們就連看到它變好的機會都沒有了。」

作家 張鐵志:
「不要因為你現在被打擊,因為你現在心灰意冷,就決定放棄生命,就對未來沒有信心,你看看這個世界,其實是往前進的。」

綠黨召集人 潘翰聲
「我們看到在野外的時候,有時候會下大雨,把你整個全身都淋溼了,你會發抖,你會冷,但是陽光一定會出現,再強大的暴風雨都一定會結束。」

綠黨中執委 文魯彬:
「要作個好人,要讓每一個人感覺到受尊重,每一個人覺得因為我是我爸媽把我生出來,所以當然這個地球應該是可以接受我。我想這是每一個人最基本的權利,我們所有人都有義務讓每個人享受這個權利。」

Seven:
「每個人都不一樣,每個人都很特別。即便青春期、國高中時期有任何的不愉快,被欺負啦,或是被嘲笑啦,我覺得事情都會過去。未來會更好。對,相信著,大雨過後才有彩虹。」

作家 張娟芬:
「這兩本書希望能夠推薦給年輕朋友,讓你感覺到不是世界上只有你一個人是同性戀,有這麼多人他們都是,而且他們過得還挺不錯的。」

製片 王鐘銘
攝影 羅偉文
後製 嚴旭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