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棒,但是老實說沒有特別棒

海角七號真的很好看。但是我有些話要說。

一個好友跟我說:「今年國片忽然變好看了。」

我回答:「其實我一直在看國片。我並不覺得這兩部特別好看耶。」 我說的兩部是《海角七號》和《囧男孩》。

從大學時代開始,幾乎有上檔的國片,我有時間就會去看,而且是到電影院看。這不是支持國片,而是我一直覺得國片很好看。甚至前年我還做了一個「這個秋天,就看台灣電影」的頁面。

如果我沒有記錯,我對國片的偏好應該是從《美麗在唱歌》這部片開始的。那時我在讀中正大學,不知道電影社還是哪個單位在學校某個地方播放這部片,我拉了我們班一堆同學陪我去看。

我必須說,《海角七號》和《囧男孩》真的很棒,但是在這麼多很棒的國片裡,並不是特別特別與眾不同。

那為什麼過去沒有發生這麼熱的國片瘋呢?呃……這我就不知道了。

視投名狀

投名狀》:

外人亂我兄弟者,視投名狀,必殺之

兄弟亂我兄弟者,視投名狀,必殺之

「投名狀」是指盜賊入夥時殺人把腦袋送給山寨,作為效忠的表示(也表示斷了後路)。第一次讀到這三個字是在水滸傳林沖要上山的那段。

「視投名狀」的意思雖然不能馬上理解,但是大概猜得出意思。「視」,就是「把…看作…」。「外人亂我兄弟者,視投名狀」應該就是說,有外人擾亂我兄弟之間,就把他殺了,將之當作投名狀,再示誠一次。

孩子的最後避難所

今晚看了《羊男的迷宮》。

這部戲,和《尋找夢奇地》、《納尼亞傳奇》,這些奇幻故事的背景都是令孩子痛苦不堪的現實:在《羊男的迷宮》、《納尼亞傳奇》中是戰爭以及與家人的分離,在《尋找夢奇地》中則是青春期的尷尬與失去摯友;而三部奇幻電影中的孩子們,都是利用幻想逃離現實的殘酷。

《羊男的迷宮》比《尋找夢奇地》、《納尼亞傳奇》更令人悲傷的是,《尋找夢奇地》、《納尼亞傳奇》的孩子,在真實生活中畢竟還是獲得安慰,甚至擺脫苦難,而 Ofelia 除了幻想一無所有,最後除了躲進孩子的最後避難所--想像的國度,沒有地方可以去。

奇幻電影的小男主角

前兩天,看了《尋找夢奇地》這部讓我完全出乎意料的電影。剛才去外婆家吃飯的時候,又正好看到電影台在播《波特萊爾的冒險》。這兩部片我都很喜歡,不是那種典型的奇幻電影,更有意思,而且兩部戲都有很棒的小男主角。

喬許哈契遜(Josh Hutcherson),飾演《尋找夢奇地》裡頭那個敏感的少年。他的憂鬱,是繼海利喬奧斯蒙(Haley Joel Osment)之後讓我印象最深的;然而,有異於海利喬奧斯蒙那種童稚長相和超齡憂鬱的詭異結合(因而特別適合恐怖片和科幻片),喬許哈契遜那種憂鬱美型少年就顯得比較真實。

連艾肯(Liam Aiken),在《波特萊爾的冒險》中,是一個聰明的男孩,和果敢的姊姊和勇敢的妹妹一起面對可怕的歐拉夫伯爵。他的雙眼從頭到尾都微微地瞇著,顯出一副正在仔細觀察的樣子,很聰明有靈性的感覺。

同樣是奇幻電影的小男主角,比較典型的奇幻電影《納尼亞傳奇》裡頭威廉莫斯利(William Moseley)有王子氣質,就是比較典型的要出現在冒險故事裡頭的男孩。

我沒有提到的那個更有名的奇幻電影小男主角……嗯……反正他夠有名了,不用多講。

最期待的《練習曲》來了

今年秋冬的台灣電影實在精彩。好片多到我超級後悔:上半年應該要完全憋住不看電影,把錢省下來,下半年一部一部慢慢看。一直以為遺憾的是,即將上映的電影中,我最期待的《練習曲》卻遲遲未聽聞預計播映時間。

本來以為要到明年才看得到《練習曲》,台北金馬影展的片單卻帶來好消息:《練習曲》將在影展中播放。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看來,金馬影展的套票是非買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