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居民導向的文化政策,以環境藝術節為例

堅持居民導向的文化政策,以環境藝術節為例

刊登於《文化淡水》社區報第178期

淡水的歷史悠久、藝文底蘊深厚,一直都是台灣的文化重鎮,因此文化在淡水成為最備受關注的政策面向之一。遺憾的是,五都升格之後,淡水的文化政策無法繼續堅持以居民為主要服務對象、無法堅持建構堅實在地性,逐漸淪為觀光附屬品。這不但削弱了淡水文化,即使對觀光產業來說,也是殺雞取卵的短線做法,不利永續發展。本文將從淡水環境藝術節,來談論淡水文化政策目前的問題。

建構淡水創世神話

由藝術家及淡水居民通力合作,淡水環境藝術節透過藝術踩街和環境劇場,以淡水的歷史、風土、人物、生活作為素材,呈現豐富的文化面貌。其中藝術踩街,跟淡水清水巖清水祖師爺出巡繞境活動(俗稱淡水大拜拜)相互輝映,有著市民與信徒、世俗與神聖、現代與前現代、藝術與宗教的互補對比,可以說並列為淡水兩大遊行。而環境劇場由劇場人的引導,讓上百位市民演員以戶外空間為舞台,一年又一年重現淡水歷史。

環境劇場經常讓我想起舉世聞名的《魔戒》作者托爾金。托爾金創作動機,是因為英國缺乏創世神話,他以一人之力想要搭建起一套神話,為一代代的英國人回答「我是誰」、「我從哪裡來」這個問題。新一代淡水的孩子何其有幸,他們成長的過程中,每一年度參與到環境劇場裡,不管是親身演出還是現場觀賞,都見證了淡水之所以為淡水的創世歷程,告訴我們,是哪些人、哪些精神、哪些場景、哪些事件、哪些事件,搭建淡水歷史與文化的基礎。

當一年一次的環境劇場落幕時,那些淡水人物和淡水故事就消逝為塵土,把淡水這片土地留給我們這些凡人。對比於《魔戒》,結局時精靈離開中土大陸前往海外仙境,把中土留給凡人,成為現在的英倫三島。這就是創世--沒有神話時代的結束,哪裡來我們的俗世生活?

環境藝術節的轉向

遺憾的是,淡水環境藝術節這種為淡水人搭建歷史與文化基礎的使命,由於五都升格後主導者從在地區公所轉為新北市政府,不再受主辦的政府單位重視,即使參與其間的藝術家與市民依舊努力,卻逃不掉轉向的命運。

就拿藝術踩街來說,今(二O一四)年的淡水瘋妙會,不但路線被觀光客擠滿,排擠了市民觀賞空間,甚至還干擾到各遊行隊伍的演出,讓辛苦準備的道具和表演無法完整發揮。市政府或許會因為爆滿的觀光人潮而沾沾自喜,然而市政府沒有考慮到,一旦參演的在地團體的演出被干擾,一旦想要參與的在地居民被擠掉,這場活動是空洞的,是沒有內涵的,一時的熱鬧無法持續,總有一天淪為不被重視的例行公事。

先為區民,再求觀光

淡水環境藝術節,在被冠上新北市三個字之後,逐漸遠離初衷。這是淡水人必須共同面對的困境。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重新拿回在地的主導權。未來的新北市長必須站在足夠的高度,用足夠的肚量來看待淡水自主的文化發展。市長應該首先宣示,在名稱上允許淡水人自己決定要不要新北市三個字,而不影響經費挹注,展現全力支持而放手發展的決心。然後主辦權回到淡水區公所,由區公所和藝術家合作,再度使這個活動面向區民來辦理,以區民參與為主要考量,而非考量觀光的吸引度。我相信這樣的作法,表面上看起來讓新北市退讓而且暫不考慮觀光客,實際上長遠來說卻是真正創造新北市的偉大政績並且為觀光客創造更值得一觀的淡水風光。

不應停演,更應擴大舉辦

本文付梓前夕,正當淡水環境藝術節環境劇場《西仔反傳說》順利完成演出,此時竟然聽到明年可能停演的傳聞,身為忠實觀眾的我大為震驚。這樣的文化重頭戲,如果因為市政府的不重視而停演,不但完全暴露出市政層級文化決策的空洞和短視,更將會是淡水一整個世代的憾事。

我堅決反對停演環境劇場,不但如此,我更認為明年一定要擴大舉辦!不只是招募市民演員來演戲,更要提早數月做準備,加入市民對淡水的各種想像,讓《西仔反傳說》變得有機、更加獨特。

若是西仔反不演了,我是要拼命的。

廣告

『停止區段徵收,我要在地幸福』行動

淡海二期範疇界定
『停止區段徵收,我要在地幸福』行動
 
 
行動:3月10日 13:00~14:00 環保署前
(記者會 13:40~14:00)
會議:3月10日 14:00~ 環保署四樓會議室
 
總面積一千多公頃,即將強拆民宅、毀壞農田、迫遷千人的淡海新市鎮二期計畫,將在三月十日進行二階環評範疇界定會議延續會議。
 
為了展現捍衛環評精神、守護家園的決心,居民代表與公民團體將在環保署前,號召所有護家護鄉護土護水護山護海的伙伴們,一起向舉辦環評的環保署和主導開發的營建署,提出以下訴求:
 
一,替代方案不能是零方案,應該要有排除既有區段徵收方式,以生態農業、城鄉共存為核心的多元發展方案。
 
二,捍衛環評法制,範疇界定不能由開發單位片面決定。替代方案評估範圍、範疇界定指引表調查項目等二階環評內容,要由相關各公部門、公民團體、在地居民一起共議共識共決。
 
請願意共同擔任發起與協力的團體或個人與我們聯繫!
 
【倡議口號】
 
捍衛環評,守護家園
生態永續,城鄉發展
在地幸福的替代方案
不徵收,要替代
拒絕零方案,傾聽居民苦
解除禁建限建,停止區段徵收
 
【背景事由】
 
淡海新市鎮後期發展區環境影響評估,去年環保署決議進入二階。今年二月廿七日,環保署召開範疇界定會議。原定議程要討論替代方案與指引表,但是連替代方案都未能做出確定的結論,也就沒有進入指引表的討論。
 
會後公民團體和居民代表向環保署綜計處詢問下次會議是否會繼續確認替代方案,綜計處官員表示,將把會議中討論出的四種替代方案交給營建署,讓營建署在下次會議回報將接受哪些方案著手規劃。
 
公民團體和居民代表認為,依據環評法,範疇界定應該由第十條法條中所列的各方一起決定,不能由開發單位依據各方建議自行決定。
 
公民團體與居民代表更強調,所謂替代方案應該是就開發目的來評估和規劃,不應該被原方案侷限,只要符合原方案的目的即可,不必然要採取與原方案同樣的開發方式,否則何來替代之有?
 
【發起與協力團體】
 
淡海二期反徵收自救聯盟、新北市淡水愛鄉協會、淡水史田野工作室、滬尾田野工作室、淡海青年陣線、台灣農村陣線、環境法律人協會、台灣綠色酷兒協會、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奪回桃園青年陣線、淡江大學五虎崗社、華光社區自救會、華光社區學生訪調小組、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新聞聯絡人】
 
王鐘銘 0915321439 mingwangx@gmail.com
魏伯任 0977552178 hsnu98662@gmail.com

耳鳴

耳鳴。

政治,在剛過去的這一整年裡,對我來說,幾乎等於政府治理,包括在法規制度、公部門運作、政策擬定等各環節的研究和應對,以及協助民眾在公共決策裡的參與。這些事的實踐就是:跟公部門開會、跟公民團體開會、到法院出庭、讀公文寫公文、民眾諮詢、現場勘查、街頭抗議等。

然而隨著選舉的接近,儘管我自己還沒有做好準備完全轉向,也不斷被提醒:選舉與政黨政治的重要性。對這些提醒,有長達數月的時間裡,我沒有認真看待,甚至可以說是抵抗。我似乎竊想著成為一個專業的遊說人,熟悉體制而穿梭其間,而既然這樣可以幫助到我想幫助的人,可以實現我想實現的理念,何不專注為之?

逐漸地,一些更接近我參政初衷的思考把我拉回來。我不只是為了解決個案而參與政治的,我更期待的是在共同價值觀的型塑和體制的建立上,不但避免損傷人民權益與環境的個案,更積極促成增進公共利益的永續運作。

這些思考在昨晚突然沛然莫禦湧現,以至於讓我焦慮失眠。為了消除這些焦慮並且在失眠時有事可以做,我躺在床上用手機瀏覽諸多關於政黨政治的資料和論述,比如說,民進黨內派系的形成和發展。就這樣直過半夜四點才昏昏睡去。

今晨八點不到,我的生理時鐘不讓我繼續睡,只好起身。我的耳朵是身體狀況的警報器,睡眠嚴重不足的時候就開始嘰嘰叫。由於近日不是第一次失眠了,累積起來讓現在我的耳鳴響個不停。

也好,就讓響不停的耳鳴提醒自己,事業不可偏廢。

卅五歲的生日期許與生日願望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很少慶祝生日,倒是由於生日接近年終,每年都趁著生日回顧一年,並立下新期許或者許下新願望。

例如,二OO九年,我開始參與社運和政治,那年的卅一歲生日,我期待自己在隔年選舉前召開破百人出席的挺綠黨造勢大會,結果隔年我竟然自己成了候選人投入選戰獲得八千多票。又例如,二O一一年,在生日那天貼出生日願望清單,請大家在八個願望中幫我實現一個,當作生日禮物,包括:十大環境議題票選活動中投票給淡北道路、轉貼宣傳支持青少年同志的影片、到佔領台北營區打氣、捐錢給我的政治獻金等等。

今年的生日新年期許有三個:在淡海二期反徵收等諸多議題中繼續戰鬥、在明年市議員選戰中奮力一搏。不過前面兩樣都不是新期許,比較特別的新鮮事兒是:要帶著綠色酷兒起跑衝刺!

昨天晚上,在我三十五歲生日的前一晚,台灣綠色酷兒協會正式成立。這個結合環境運動與性別運動的團體,將成為未來我們集結伙伴、募集資源、實踐計畫的基地。協會秘書長將由我擔任,賈伯楷擔任副秘書長,喂薄刃擔任行政部主任,鍾孟軒擔任執行秘書,郭叡李昀岳是專員。工作人員點一點人頭似乎不少,但是相較於每天分頭忙碌的種種事務,還是非常吃緊。

比起工作分量,同樣需要煩惱的是,不管是全職的我、伯楷、伯任,還是兼職的孟軒,都得仰賴募款所得來維持生活,工作計畫的執行也得靠募款來支付諸項開銷。因此,今年生日願望清單很短,只有一項:希望大家捐款支持綠色酷兒協會,讓伙伴們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在性別與環境兩個運動領域好好奮鬥。

銀行:台灣中小企業銀行蘆洲分行
銀行代碼:050
戶名:台灣綠色酷兒協會籌備處
帳號:15412026109
(匯款後,請賈伯楷 lcjhfrank@gmail.com 0928053104 聯繫,確認捐款資料。)

綠酷.募款信

感謝各位在二O一O年市議員選舉和二O一二年立委選舉中的支持。這兩次選舉,我雖然未能當選,但是因為各位的支持,讓我在淡水、北海岸地區的社會運動與政治參與奠定了基礎。時間過得很快,明年二O一四又是選舉年,我不會缺席。

去年立委選舉結束後,我到小典藏雜誌擔任主編,助理賈伯楷則是繼續任職於公民監督國會聯盟。今年一月,我辭去工作,重新回來當一個全職的社運政治工作者。伯楷也在七月離職。我們在身心層面作好準備,要在各項社運議題持續奮戰,也要再度衝刺新北市市議員選舉。

這段時間的職務像充電一樣,不但拓展我們的工作經驗,更重要的是,讓我們有了暫時的穩定收入,儲備戰力。然而這段時間的經驗也讓我們深知,穩定的財務是持續戰鬥的重要條件。因此,我們開始籌備台灣綠色酷兒協會,在非選舉期間維持運作,募款使工作不間斷。

淡北道路、淡海二期徵收、北海岸核一核二廠等等環境議題都需要大量人力投入,對同志婚姻與伴侶權和同志教育等性別議題也要全力支援,而選舉的基層經營更是刻不容緩。寫這封信的目的是,希望能獲得各位的捐款相挺,以作好準備,在公眾領域爭取更廣泛的支持。

除了伯楷和我之外,我們還有三位兼職伙伴:郭叡、鍾孟軒、李昀岳。我們將會全力以赴,不管是參與社運議題諸如擋下淡海二期徵收與反對核能發電,抑或是,為了青年參選拼出一片天,都一定不會稍有鬆懈。

經過四個月的文件往返,台灣綠色酷兒協會終於拿到籌備許可。為了持續在環境議題和性別議題上打拼,我們需要財務上的支持,因此設立「台灣綠色酷兒協會籌備處」帳號,並且開始接受捐款。

銀行:台灣中小企業銀行蘆洲分行
銀行代碼:050
戶名:台灣綠色酷兒協會籌備處
帳號:15412026109

匯款後,請與協會籌備主任委員賈伯楷(lcjhfrank@gmail.com, 0928053104)聯繫,確認捐款資料。

李部長,承載力算好了嗎?

本文刊登於2013年6月1日自由時報,未刪節的原文如下:

去年六月,內政部長李鴻源在不同場合數次提到同一件事情:他要求內政部營建署在一年內計算台灣的土地承載力,了解台灣北中南東每個區域能住多少人、是否超載。他甚至更進一步指出,超載的定義不只人口,還包括產業、生態和碳足跡,四個要一起談。營建署長葉世文隨後也表示,目前正努力調查大台北的承載力,最快七月底能完成。台灣有一位內政部長用如此進步的思想和周全的考慮來做國土規劃,實在是全民之福。

然而,將近一年過去,到了今年五月,李部長接受媒體訪問,談及災害議題時,他說,大台北地區究竟能住多少人,是否已達土地承載力的臨界點,是個大問號。果然是一個大問號,問了一年還在問。

最近,李部長的嘴裡換了一個喜愛的新名詞:低衝擊開發。連講到國家公園這個原本根本不應該開發的地點,他也照樣侃侃而談低衝擊開發。同樣的,上週在立法委員田秋堇的協助下,我和淡海二期反徵收自救聯盟的成員,前往內政部拜訪李部長,過程中,這個名詞不斷出現,成為他對居民的承諾;他說,假使淡海二期一定要開發,也一定會堅持低衝擊開發。

對於淡海二期這樣一個環境敏感且多元,有豐富人文、自然、農業資源的地方,怎麼樣的衝擊才算是夠低的?對居民、對生物、對台灣的糧食安全,如何才能保證承受得起?低衝擊開發這樣一個抽象的概念,在具體政策中怎麼落實?是不是也要及早算一算?

營建署,這部國家挖土機,年年隆隆作響。那些推平丘陵谷地、剷除樹林、毀壞農田、拆垮屋舍的行為,從來沒有稍歇。李部長打算用數字來管理這些破壞行為,就必須動作加快,否則,計算機還在按,土地承載力早就超載,低衝擊開發已經衝擊,等到算好了,人民與環境都已經無力回天。

退一步言,如果台灣的整體數據處理起來曠日費時,那麼淡海二期鄉親們的期待是,營建署先把淡水區的承載力算出來吧!淡水究竟能不能承受更多大型住宅大廈?考量交通、用水、廢棄物與汙水處理,加上就業機會與醫療資源,算一算,就知道淡海新市鎮二期能不能繼續搞下去。承載力一旦算出,那麼淡海新市鎮該在哪裡踩剎車,答案就呼之欲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