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瘋車與反核

連著兩天到場聲援苑裡反瘋車,又寫了短文投稿,有些朋友擔心,這樣反對大型風力發電機的設置,會不會影響到反核運動?我的看法是這樣:

英華威這種能源公司,高舉綠能口號,卻用不負責任的態度來面對風能的環境成本,用輕忽加欺瞞的方式來面對將要承受該成本的地區民眾,而其獲利的空間,恐怕就來自於把這些成本隱形化、外部化。這個問題其實跟核能一模一樣,差別只在於,核能的環境成本不管怎麼溝通都幾乎是無解,而風力發電可以討論的空間就大很多了。

另一個更廣泛的問題則是,當政府和財團打算推動一項建設案,其所謂溝通,其實只是單向的說服,不是雙向的互動。要是民眾對最後決策結果並沒有影響力,這種溝通就是無效的,當然也就不可能找出最佳方案。這個問題不只是電廠會碰到,而幾乎是到處都有。

第三個問題是,如果產業方案只能藉由財團和政府的關係裡去構擬並實現,前兩個問題也就無從解套。這是為什麼我在文章中說:「這樣關乎民生的產業,應當要落實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則」--由使用電力的人民來擁有發電設備、決定怎麼發電、承擔發電成本。這是「電力民營化」的相反方向,但是絕對不意味著永遠要有一個國營台電公司這個龐然怪獸才能做到。部份電力,甚至大部份電力,由家戶發電和社區發電來供給,可以減少龐大國營事業所帶來的毛病,平衡國營民營之間的拉扯。

如果借著反瘋車,可以把這些問題談得更好,那麼對反核運動是有助益的,而不是損害。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讀者投書】王鐘銘:挺綠能,請一起反瘋車

四月八日被警察以集遊法逮捕的始末

13:30

昨晚在江翠護樹現場值夜班,天亮黃老師到了之後,我就返家休息。九點多,翰聲通知我,有大批警方到現場。我趕回時,圍牆外的棚子和所有物品都被清空了,幾個退休老師正在著急打電話。警方警告我們,馬上就要依集會遊行法舉牌。

沒多久,我們看到圍牆內有工人用升降梯要接近樹上的翰疆。我們大聲呼叫制止,他們置之不理,逕自拆除翰疆的物品和布條,並要強拉翰疆。我們試圖進入工地阻止,想保護翰疆,被警察擋在門外。

我帶著群眾高喊:「工人不是警察,沒有權力抓人,警察袖手旁觀!」他們充耳不聞,並且開始舉警告牌,要我們解散。

第三次警告時,所有護樹伙伴包括翰聲都退到一旁,只有我繼續坐在側門外。沒想到,我被抓上警車,看到翰聲也被抓上來。

警車並不是開到派出所或分局,而是開到華江橋下的海山拖吊場。問警察這是哪裡,他們竟然說這是一個沒有地址的地方。

待了一會兒,賴中強律師到了拖吊場。因為沒有偵訊相關的設備,隨後我們被送到海山分局。

現在在分局裡,一直拖延,甚至電腦裡筆錄的文書檔還出問題,只問了三個問題就停了下來。讓我和翰聲乾等著。

19:00

我和翰聲在海山分局做完筆錄後,一直待到將近五點才被移送地檢署。在地檢署,檢察官簡單詢問,就讓我們離開。我們臨走前,檢察官以個人名義要我們代他向待在樹上十二天的翰疆表達敬意,還說,有很多檢察同仁畢業於江翠國中,都很關心這個案子。

走出地檢署時,回想一整天的狀況,覺得警察濫用權力實在誇張。從十一點到五點,限制我和翰聲的自由長達六小時。合法而濫用。

今晚稍晚所有護樹伙伴要重回現場,包括被拉下樹的翰疆、被警察抓走的我和翰聲、江翠國中老師同學、社區居民。即使市政府在圍牆上加蓋了可笑的高欄,也擋不住我們護樹決心。請一起來參與!

核廢料政策 躺在抽屜裡

福島核災告訴我們一件事:核廢料的危險並不下於運作中的反應爐。在核災二周年的當下,我們除了堅持核四廠停建之外,也呼籲政府正視無法處理核廢料的事實,並且認真思考該怎麼走出無解困境。對於核廢料何去何從,國家應當盡快制定確實可行的政策。

放射性廢棄物管理政策環境影響評估,亦即核廢料政策環評,是非常關鍵的一個步驟,然而令人感到荒謬又恐懼的是,對這個管理政策的擬定和評估,政府竟然輕忽怠惰。2011年5月,環保署和原能會沒有知會民間團體,偷偷開完了第一次專案小組會議,11月民間團體得到訊息前往開會,會中砲聲隆隆,結果竟然從此沒有再開過會。難道核廢料政策就此擺進了官員的抽屜裡,靜靜躺著沒人理?

在原能會送進環保署的環評說明書裡,有許多相互矛盾或違反事實之處。當時民間團體提出五項質疑:一、核廢料境外處置不可能,而台灣地質條件脆弱,境內處置更不可行。二、冷卻池已經違法「密集化」處置,爆量放置燃料棒,大幅提高輻射事故風險。三、乾式貯存廠依舊無法解決冷卻池爆量貯放的問題。四、輻射物質滲漏至地下水,國外早有先例,環評卻對此風險毫無評估。五、低階核廢料強放發展弱勢偏鄉,違背區域發展正義。

對這五點質疑,經過將近一年半之後,原能會也拿不出答案,而環保署則鄉愿寬貸。核廢料政策環評這麼重要的事情,沒有後續進度,沒有給予民間團體回應和答覆,彷彿就假裝沒有這件事情,把頭埋在沙裡。

從這些現象除了看出政府的無效率和推諉習氣外,更是再次證明了核廢料是一個無解的問題。面對核廢無解,唯一辦法就是立即廢核,阻止更多核廢料產出。

從源頭減少廢料量

台電和原能會很喜歡講核廢料是「既成事實」,把還沒生產出來的核廢料,當作既有、既存的東西來面對,這種說法幾乎是勒索,讓人民以為除了乖乖接受某一項處置方案之外別無他法。「力行減量」是四項放射性廢棄物管理指導策略之一,目標是抑低產生量,環說書裡的相關方案只有「減容處理」,包括焚化與壓縮,卻忽略一項更有效的減量方式。

在環說書中,原能會提供了高階核廢料目前已有和預估將有的數量。計算起來,如果四座核電廠預估運轉40年,現在已經產生的高階核廢料約為總量的42%。也就是說,如果立即廢核,有六成核廢料是不會產生的。除了想辦法解決那四成既存的核廢料外,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應該立刻去做:核一二三廠停機、核四廠停工,直接從源頭減少產生量,讓還沒產生的核廢料永遠不要產生出來。

本文刊載於蘋果日報2013年03月12日
英譯版本刊載於Taipei Times2013年03月20日

陪金山鄉親走出核害夢靨

去年十二月,為了反對徵收、守護家園,「愛家園反圈地遊行」在淡水街頭舉辦。我每年至少要走四五場以上的遊行,都是在台北市區,為了反核、工運、同志等各種議題上街,但是這場遊行卻給我最強烈的感動--在地人發起,在自己家鄉的道路上,向著自己鄉親呼喊訴求口號。

而後天,將有另一場在地遊行:「二O一三北海岸反核行動─三O三,反核在金山,做伙救台灣」。金山鄉親被核一、核二廠包圍了三十多年,這應該是第一次,在金山街頭,要聚集這麼多人,展現反核的決心。

我們將沿著中山路走,穿越金山最主要的市區。遊行,只有短短一點多公里的路程,卻是代表著金山鄉親走了三十年卻走不出去的核害夢靨。一方有難,八方來救!三月三日中午十二點,請到金山郵局來。讓我們陪著金山鄉親,走出被兩座核電廠困住一世的宿命。

2013北海岸反核行動─303,反核在金山,做伙救台灣

反核大遊行
303,反核在金山,做伙救台灣

303-map-2

時間:2013年3月3日(週日)12:30~17:00
集合地點:新北市金山區中山路97號金山郵局前

路線與活動:
12:00反核音樂/暖場
(於金山郵局前設工作站,辦理報到、聯署、發放抗議文宣、整隊)
12:30在郵局前舉行記者會→13:00在郵局前出發→(步行中山路)→至磺溪橋(44橋)→(車隊)→核一廠前抗議→(車隊)→核二廠前抗議→(車隊)→17:00回到郵局解散

歡迎民眾參與金山街頭的步行遊行。
如要跟隨車隊前往核一廠、核二廠抗議,請務必事先報名:
http://bit.ly/WFX2jb
或以電話、傳真報名:
電話:02-24988877(中午前)
傳真:02-24987219

活動訴求:
1.核一、核二、核三立即停機,核四停建。
2.核廢料滾出北海岸,解決北海岸人心中的疑慮。
3.制定適合北海岸環境特性核災緊急疏散計畫。
4.發放學童緊急救難包與居民自救手冊。

其他系列活動:
◎ 紀錄片放映
《孩子們的夏天》,3/2(六)14:00~16:00於金山故事館
◎ 劉黎兒講座
「原來核災離我們這麼近─高危險核電環境下如何守護孩子」
3/8(五)19:00~21:00,於金山故事館(郵局對面/即將開幕)

指導單位:台灣環境保護聯盟
主辦單位: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北海岸分會

日本福島第一原發事故如果發生在核一廠

來跟台灣青年綠人伙伴們拜年!

來跟台灣青年綠人伙伴們拜年!

綠黨的青年,包括2008年前往巴西全球綠人大會的代表、2010年亞太綠人大會在台北的志工團、前往柏林參加全球青年綠人會議的代表與籌備團隊、曾在綠黨工作的幾位實習生等,對國際綠黨的事務參與一直很活躍、很積極,而且幾次在國際舞台上的表現,都讓各國綠黨對台灣年輕人熱情有勁留下深刻印象。第三屆亞太綠人大會將在2013年舉辦,又是台灣青年綠人們一次大展身手的機會。

除了亞太綠人大會之外,也期望在今年搞定一個長年來的老問題:台灣青年綠人們每一次任務型團隊的組成雖然有無窮活力,卻經驗無法傳承的問題,每次工作都是重頭做起,而且國際參與也不能只是在大規模盛事中進行,日常運作怎麼維持更是重頭戲。能不能形成一個持續運作的團隊呢?這是今年再次挑戰的大考驗。

有幾項計畫將要請大家再用無窮活力來支援:

一,台灣在國際綠色政治的參與必須以更有組織、更有效率的形式來進行。如何形成社群、建構平台,台灣青年綠人將在其中扮演關鍵角色。
二,協助籌辦2013年亞太綠人大會。
三,籌辦暑期外交營,讓更多對外交與國際政治有興趣的年輕人了解並投入國際綠色政治。

並祝大家新年快樂!

七年前第一次受訪談生命故事

塔內植物園是蒔花弄草養魚餵鳥者的網路論壇。2003年,我在新竹師院念研究所,對短雕和蘭花有興趣,開始在塔內出沒。2004年,我成為塔內植物園善良討論區板主。那年年底,南亞地震和海嘯造成數十萬人喪生,數百萬人流離失所,善良討論區為此發起了賑災活動,靠著花、草、種子甚至手工拼布袋和蛋糕等的義賣,到隔年年初總共募集到超過五十萬捐款。

隔了兩年,我退伍在出版社上班,工作之餘繼續參與維基百科,也在自己的部落格談談些對網路和公益活動的想法。有一位大眾傳播研究所的研究生,以人們面對災難時的日常實踐與道德回應作為研究主題,找了一些南亞震災時在網路上串聯活動的部落客去訪談,我是接受訪問的其中一位。後來在訪談裡,除了原本預計談的主題之外,她還針對我個人生命史提了許多問題--我剛才翻出舊email,看到她甚至提到「工作、愛情、求學過程、成長故事、軍旅生活、收藏、興趣、旅遊經驗」等等。

那應該算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把自己的生命故事當作談論的話題,更是第一次回顧成長歷程裡的價值觀養成。印象中,當時談了很多我從小擔心自己不是好人並且因此立志當好人的所想、所為。這幾天,由於打算開始動筆寫書,我試著聯繫她,希望能把當初的訪談內容找出來,最好有錄音檔或逐字稿。祝我好運吧!